大湄公河流域10年发现千余新物种

     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湄公河流域新发现了许多此前已经被公认为是绝迹了的物种,这其中包括极其罕见的绿纹蛇、世界上最大的蜘蛛以及浅红色的多足纲节类动物等。

    世界自然基金会最近发布了名为《大湄公河的首次接触》的科考报告。报告详细介绍了在1997—2007年10年内,通过多个国家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小组对大湄公河流域进行了细致的考察,新发现了1068个新物种,其中多数物种此前已经被公认为是绝迹了的物种。这些物种包括:519种植物、279种鱼类、88种蛙类、88种蜘蛛、46种壁虎、22种蛇类、15种哺乳动物、4种乌龟、4种鸟类、2种蝾螈、1种蟾蜍,另外还有多种其它类型的无脊椎动物。报告认为,这次科学考察的新成果将为世界自然科学史增添更加丰富的内容。湄公河共流经6个国家,分别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还有中国云南。

全球气候变暖可能导致85%亚马孙热带雨林毁灭

     据英国《卫报》报道,由英国气象局哈德利中心的数位权威气候专家通过计算机模拟实验的研究证实,即便是二氧化碳排放问题得到有效控制,但由此引起的哪怕微小幅度的气温上升也会给亚马孙热带雨林带来毁灭性灾难。

     根据他们的研究,即便气温上升的幅度非常小,亚马孙热带雨林中近三分之一的树木也将消失。如果平均气温仅仅上升了2摄氏度,亚马孙热带雨林中20%至40%的林木将在未来一百年内消失。如果气温上升3摄氏度,亚马孙热带雨林将有75%的部分消失。如果气温上升幅度达到4摄氏度,那么85%的亚马孙热带雨林将不复存在。这是因为气温上升将导致森林蒸发活动加快,从而导致树木水量不足。而经过数十年的发展,这种情况最终会导致大量树木死亡。

     专家表示,当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大约5度时,整个气候系统结构将发生变化,这一变化会导致热带雨林年轻树木无法成熟。当老龄树木渐渐枯死时,造成的空缺便无法弥补。最终的结果就是,数百万公顷的热带雨林不复存在。而随着伐木量的增加,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上升,这一恶性循环将不断加剧。

科学家发现失踪多年世界第二大鲨鱼

     据最新美国媒体报道,经过长达半个世纪的搜寻,科学家终于发现了“失踪多年”的世界第二大鲨鱼——加勒比海姥鲨。

2009-01-18-02

 

 

 

     据科学家介绍,这种鲨鱼能长到近10米长,重量超过新款悍马H1,它们在春末、夏季和秋初常常呆在温带的海洋里。但50年前,它们神秘消失了,好像在躲避科学家的探寻。然而,科学家斯科曼尔有幸发现了这种鲨鱼,为了更好地研究它们,他给此巨鲨打上了标签,通过卫星来跟踪它们,之后才发现这种巨鲨“潜逃”到了加勒比海的深海里,有一些还远远地跑到了巴西海岸。不过,科学家对这些目的地的吸引力还不清楚。科学家发现这种姥鲨比较温和,一小时能游大约5公里,其1.2米宽的大嘴张开后,一小时可进大约50万加仑的水,以进食水中的浮游生物。

马达加斯加岛发现200多种新蛙类

2009-01-18-01

 

 

 

     据国外媒体报道,最近科学家在马达加斯加岛发现200多种新蛙。这次发现的两栖物种的数量几乎是马达加斯加岛已知两栖物种的两倍,这说明人类一直低估该地区物种的多样性。马达加斯加岛1.6亿年前漂离非洲,成为一个与世隔绝的展示生命无比神奇的多样性的博物馆。这个以奇异动物如尾部有环纹的狐猴和有毒青蛙闻名的世界第4大岛屿是一个生物多样性热区。马达加斯加岛上80%以上的哺乳动物是其他地方所没有的,科学家认为,除了217种已知两栖动物中的一种之外所有这些动物都是本地物种。该研究由西班牙科研理事会负责进行,研究结果发表在5月的《美国科学院院报》上,研究显示,这次129到221种新蛙的发现可能是全球两栖动物数量的两倍。

科学家发现秘鲁鸣蚁鸟会“飙歌”

     据美国《科学》杂志在线新闻报道,科学家在秘鲁观察发现鸣蚁鸟会“飙歌”。在相安无事时,雌鸟与雄鸟曲调的节奏是吻合的,这种合唱是鸣蚁鸟合作的一个明显标记。然而,当雌鸟发现灌木丛中有另一个“女孩”时,它的歌声将压过伴侣的调子,从而有效地干扰了雄鸟的歌声。每当此时,雄鸟便会停止歌唱,在跳过几个小节后重新开唱,旨在使配偶产生混淆。你能够从它们的歌声中听到冲突——最初是典型的二重唱,而后来则是雌鸟试图用歌声压制雄鸟,而雄鸟则极力避免被压制。

美夏威夷丛林发现奇特“笑脸蜘蛛”,可迷惑掠食者

     据英国《每日邮报》最新报道,美国夏威夷的丛林中生活着一种奇特的“笑脸蜘蛛”,这种蜘蛛的腹部长有形如人类笑脸的图案。科学家们解释认为,这种笑脸图案是由于基因的自然变异形成的,主要是用来阻吓其它的猎食类动物。

2009-01-17-01

 

 

 

     这种“笑脸蜘蛛”通常只有数毫米长,没有毒性,主要出没于太平洋夏威夷群岛的雨林中。研究人员是在意外之中发现这种微型蜘蛛的,它们的腹部呈现出各种图案,其中许多呈现出类似人类面孔,虽然呈现的图案各异,但它们都源自同一物种。科学家称,蜘蛛腹部的图案多样性是由于基因变异导致的,同时也受到所吃食物的影响。这种蜘蛛只能在夏威夷的雨林中找到,最早被发现是在1973年,它的存亡正受到外来动物威胁。专家们解释说,人类每年都会向夏威夷引入外来品种的动植物,而它们正威胁着夏威夷的本土物种。

在热带居住会更容易生女孩

     从生物学角度上说,男婴女婴的出生几率是50:50。不过据美国最新研究报告称,热带、温带和亚寒带的居民生男生女的比率有着明显差别,在热带地区居住更容易生女孩。

     美国乔治亚大学的内分泌专家克里斯滕·纳瓦拉通过对美国中央情报局收集的202个国家1997年~2006年来的官方生育数据进行研究后发现:从世界范围来看,男女婴出生的比率为51.3%比48.7%,男性比女性略多。若按照纬度来区分,母亲住的离赤道越近,就越可能生下女婴,反之母亲居住的纬度越高,就越可能生下男婴。在热带地区,男婴的出生率降低到了51.1%,而在非洲的撒哈拉沙漠附近地区,这个数字更是降到了50.8%。

     科学家目前尚不清楚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纳瓦拉推测称,人类的精子和卵子可能受到周围光线和温度的影响,这可能是导致出生婴儿性别差异的原因。

橡胶的那些故事

赵金丽 /编译

编者按:“在埃斯梅拉达斯的地方生长着一种被称为‘赫维’(Heve)的树木。在该树干的表皮上切一道口子,从切口处流出牛乳状的白色液体,与空气接触后逐渐凝固且变成黑色……。玛雅印第安人将从这种树上采集的树脂称为‘卡乌秋’(Caoutchou),意为树的眼泪。”这种会流泪的树就是每个叶柄上长了三片小叶子的巴西三叶橡胶树。三叶橡胶树本来悄无声息地深藏在南美巴西的密林,是法国人将它带到了欧洲,从此,橡胶树被推到了财富争夺的前沿,进而改变了诸多国家的命运。

 

卡乌秋&哥伦布的新大陆 

     早在1492年,著名的航海家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美洲。

     据说有一天,哥伦布将船停泊在南美洲一个叫做海地岛的岸边,他和伙伴们立在船头闲眺,看到一群当地的孩子正在玩一种黑色的沉甸甸的球,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这种球落到沙滩上,居然能重新蹦起很高,弹性非常好。后来,经过多方询问得知这种球是由“卡乌秋”做成的,印第安语指树的眼泪,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谓的橡胶。当时与哥伦布同船的西班牙人安东尼奥•德赫尔亚•托德思拉思在书中曾提到:“在阿兹特克人的首领蒙提祖马二世举行的仪式上,土人们跟随歌曲的拍子舞弄黑色胶球”,说明这种“卡乌秋”的黑色胶球还与当地人的宗教仪式密切相关。

     1493年,哥伦布从海外回到欧洲的时候,据说带回了各种各样珍奇的物品,其中就有一个“卡乌秋”的球,然而,当时的欧洲人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就把它直接送进了博物馆。

欧洲人爱上橡胶 

     欧洲人对橡胶产生兴趣,并对橡胶进行科学研究,却是在一百多年以后才开始的。

    1735年,巴黎科学院组织了一个赤道科学探险队。在这个探险队里,有一位法国科学家查理•德•拉•康德曼因,他参加了南美秘鲁的勘察队。历经十年的勘察旅行,康德曼因越过安第斯山脉沿亚马孙河而下,于1745年踏上归国的路途。他把全部采集的橡胶标本带到欧洲,并在出版的《南美洲内地旅行纪略》中详细地报道了当地人怎样用凝结的乳胶状“制成不进水的靴子,用烟熏过之后,看起来就像是真皮子做的”。到了1747年,曾在法属圭亚那驻防过的军事工程师、业余植物学家弗朗索瓦•弗雷诺在书中第一次详细描述橡胶树及采胶过程。

     受康德曼因和弗雷诺的书的影响,欧洲人开始对橡胶发生了极大的兴趣,之后旅行家又从美洲带回了橡胶制的雨鞋和雨衣,就更引起了欧洲人们的关注,于是欧洲方面开始不断派人前往巴西亚马孙河流域专门研究橡胶。

天作之合的“橡胶硫化法” 

     尽管南美洲的雨林土著民族世代使用橡胶,但是在1839年“橡胶硫化法”发明之前,橡胶制品完全不能经受温度冷热的变化,橡胶制品虽稀罕却并不真正受人欢迎。

     那一年,美国人查理•古德伊尔尝试通过加热的方式试验橡胶性质,发觉有一种刺鼻的臭气,于是他想到加些硫黄或许能把那种臭气去除,不料这两种东西混合以后,发出来的臭气更浓,引起四周邻居的强烈不满与抱怨。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继续做他的试验。一次加热过程中,古德伊尔不小心将橡胶与硫黄混合物倒在了热火炉上,他赶紧去抢救,可已来不及了,正当他感到很万分失落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倒在炉子上的橡胶,因直接接受了炉子的高热,像皮革一样富有弹性与可塑性,并且克服了它遇冷变硬、遇热变粘的缺点。2009-01-35-01

 

 

 

     这次偶然发现,促成了人们后来通用的“橡胶硫化法”,正是这种硫化过程,实现了将三叶橡胶树干上流出的白色汁液转化成“黑色金子”的橡胶工业产品。

流淌在亚马孙河岸的黑色金子 

     随着硫化工艺的发明和19世纪末汽车的发明,橡胶产业开始迅速发展。位于亚马孙河中游的马瑙斯(现为巴西的亚马孙首府)1830年还只是个小渔村,后来变成繁华的橡胶产地和交易中心。从马瑙斯输出黑色金子——橡胶,1870年已达到了3 000吨,到1900年超过20 000吨。没过几年,马瑙斯拥有巴西第一套电话系统,全长16英里的大街上竟然跑着有轨电车。当波士顿还处在骡马拉车的时代,马瑙斯已经电气化,尽管这个城镇实际人口仅有4万,却拥有容纳百万人口的城市输电网设施。此外,马瑙斯豪华的“黄金歌剧院”也是这一时期建成的,是由种橡胶和生产橡胶而暴富的富豪们捐款而建,历时17年才完成,所有建材都从万里迢迢的意大利、英国、法国等欧洲城市运来。马瑙斯成为巴西北部最大的城市,因其富庶被称为“亚马孙河的巴黎”。

     因为得天独厚的野生橡胶资源,当地人几乎都获得了巨大财富,“炫耀财富竞相成风,橡胶巨头们抽着100美元一支的雪茄,马背上的银桶盛满法国香槟。他们的夫人不喜欢亚马孙河的浑水,通常将家庭日用织品送到葡萄牙去洗涤…….他们吃着欧洲进口的食物,在这种奢侈餐饮的追风下,有时一餐竟能花去10万美元,男人们可以去任何优雅的妓院”。据说当时的马瑙斯公民是当时世界上人均消费钻石最多的地区。

飘洋过海的种子 

     在亚马孙流域野生的巴西三叶橡胶树,现在已在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及斯里兰卡、印度等南亚国家实现了人工栽培,天然橡胶已成为东南亚诸国重要的出口物资。橡胶的种子富含油质和乳汁,在从巴西穿越大西洋的长途中将无法存活。那么,三叶橡胶树的种子如何从亚马孙流域运到亚洲的呢?

    1876年早春,英国植物学家亨利•威克姆接受了英国政府委命的收集橡胶种子任务,他在亚马孙河与马代拉河之间的地域秘密收集了7万颗三叶橡胶树的种子,每颗都用香蕉叶包好,在圣塔伦将其装上了包租的英国Amazonas号轮船。当时想瞒过亚马孙河口帕拉港的巴西海关,秘密运输出境,简直是天方夜谭。三叶橡胶的种子寿命约为1个月,为了迅速过关,威克姆不得不动用了外交手腕。1876年6月14日这7万颗种子到达利物浦港,而英国皇家植物园早已为这些种子的到达和分配做好了准备。到7月末幸存活下来2 625棵树苗,其中约有1 900棵被盛放在箱子中乘船踏上了亚洲的旅途,送往锡兰岛(现称斯里兰卡)、新加坡和爪哇岛。航海过程中约有200棵树苗枯萎,在锡兰和爪哇岛有些存活至今。1877年又向新加坡送去了22棵树苗,其中9棵再移植到马来西亚霹雳州的瓜拉江沙,有一棵至今还存活。2009-01-36-01

 

 

 

种植园的春天 

     东南亚橡胶栽培的前十年基本处于试验性阶段,进度非常缓慢。1888年,新加坡植物园新主任主管亨利•理德雷上任,大力推动了徘徊不前的橡胶种植工作。作为一名植物学家,他在努力改良三叶橡胶树栽培技术的同时,还将树种送到亚洲各地栽培,并奖励三叶橡胶的栽培者,建立了现在东南亚广大橡胶园的基础。此外,他还在割胶(割破橡胶树干表面层采集胶乳的技术)方法上做过许多研究,基本确立了不影响三叶橡胶树生长的割胶方法,沿用至今。2009-01-38-01

 

 

 

     在持续了近20年之久的试种之后,东南亚便真正开始生产橡胶了。巴西橡胶树的秘密逐渐被发掘出来,直至19-20世纪之交,人们已经比较完整地掌握了胶树的产量、种植与采胶技术、病害防治等知识。至此,东南亚橡胶种植园迎来新的春天,到1907年,锡兰与马来半岛的橡胶种植迅速达到了30万公顷,并且随着种植效率的不断提高,种植园的橡胶生产率每两年翻一番。当东南亚的橡胶种植园不断兴起,巴西—这个橡胶的伊甸园,出口份额却不断下降,到了1940年退至仅占全世界的1.3%,原以橡胶出口为生的胶源地,在经济与生态环境上受到了双重创伤。

世界大战背后的橡胶大战 

     橡胶不仅是和平建设的必须物资,也是战争时期的重要战略物资,由于橡胶种植受到自然条件的限制,世界各国不断为橡胶资源展开了争夺战。

     橡胶大战的第一回合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因为军事上每一个轮胎、水管、图章、阀门、每寸线路系统都需要橡胶,而德国却缺乏这种物资。当时,英国是出售橡胶的主要国家,而美国是消耗橡胶的主要国家,橡胶制品的需求随着战争的扩大迅速上升,作为中立国的美国为了追求更多的利润,便把橡胶制品输入到德国,最后受到英国的责难而断绝了橡胶原料的供给。德国为了救急,曾建设了一个月产165吨的人造橡胶厂,其成本大大超过天然橡胶,于是战后就立刻关了门。这一回合的结果是德国失败了。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占据了东南亚橡胶的主要产地,美国担心日本会用尽所有橡胶原材料,成立专门的橡胶发展公司,不断寻找其他胶源。原本已经衰落的南美洲原始橡胶业在这个时期受到了重视,但由于南美洲橡胶树的枯叶病猖獗,结果并不如意。美国除了在亚马孙寻找新品种以及在拉丁美洲建立试验种植园,还推出了更新颖的方法:在橡胶种植园中种植蒲公英——其白色汁液能显著提高橡胶产量。但是,这些方法并不能实质性地解决大量橡胶原料的供应问题,于是美国就转而发展国内的人工合成橡胶企业。虽然当时美国的合成橡胶无论在成本或品质方面都比不上天然橡胶,但在战时橡胶缺乏的情况下,合成橡胶业起了不小的作用,并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这一回合的结果是美国胜利了。

     因为合成橡胶的收的良好收益,其产规模不断壮大,当时经济学家们就预测合成橡胶可能将取代天然橡胶,到1964年合成橡胶占到橡胶市场的75%。2009-01-37-01

 

 

 

橡胶世界的又一次洗牌

     1973年由于石油输出国家组织禁止石油贸易,世界经济形式发生了巨大改变,石油消费者更关注每加仑汽油所行驶的里程。人们对汽油消耗定额的关注给合成橡胶市场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威胁:汽车开始广泛使用子午线轮胎。与普通轮胎相比,子午线轮胎具有滚动阻力小耗油低、承载能力大、减震性能好、使用寿命长等优点,因此,子午线轮胎逐渐代替普通轮胎(这种轮胎5年前曾经占据轮胎市场90%的份额)。因为合成橡胶无法达到子午线轮胎轮胎所需要的强度,而只有天然橡胶可达到其要求,这样天然橡胶又重新被推到主导地位,直到1993年底天然橡胶重新占据国内市场的39%。如今,50%汽车轮胎和100%飞机轮胎都是由天然橡胶制造。2009-01-38-02

 

 

 

橡胶在中国 

     橡胶在中国也历经了百年历史。1904年,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的土司刀印生由日本返国,途经新加坡(马来西亚的一个州,1965年8月9日独立)时,购买胶苗8 000多株,带回国种植于海拔960米的云南省盈江县新城凤凰山东南坡,从此开始了中国的橡胶种植历史。到1949年时,凤凰山还剩下两株橡胶树,现今仅存下一株。

     清光绪三十二年(公元1906年),原籍乐会县南盈村(今琼海市朝阳镇南盈村)旅居马来西亚的华侨何麟书为了实业救国,筹股回乡成立“乐会琼安垦务有限公司”,在乐会县崇文乡合口湾创办了占地250亩的“琼安胶园”,从马来西亚引种苗培育种植成活4 000株,成为海南第一橡胶园,随后迎来了旧中国橡胶种植业的鼎盛时期。1954年,这批琼安胶树还保存有84亩,2006株。1985年大部分琼安胶树被更新,如今仅存20余株,成为中国橡胶的“鼻祖母树”。

     西双版纳的橡胶种植应当从旅居泰国的华人钱仿周开始。钱仿周在泰国经营橡胶园多年,经验丰富,通过详细考察他认为西双版纳橄榄坝地区是块理想的橡胶种植地。经历了前期育苗失败的打击,钱仿周想出了一个保护橡胶苗的绝妙方法:将椰子壳锤成绒,与肥土搅合,把每株橡胶苗地根须一一包裹起来,这样娇气的橡胶苗装进木箱后就可以跋山涉水了。1948年7月,钱仿周率6名工人,自泰国那温驮运橡胶苗2万株,在曼松卡种植了300余亩的胶园,取名暹华胶园,这便拉开了西双版纳种植橡胶的序幕。在随后的几十年内,西双版纳开创了仅次于海南的中国第二大天然橡胶生产基地。(责任编辑:姜虹)

画说“老虎须”

何瑞华 /文 

色——你见过黑色的花卉吗?黑色的花卉是什么样子?2009-01-29-01

 

 

 

型——很多诗人说,老虎须那白色的、软软的的细丝是诗人的灵感,引导人的思想走向各个地方,不受制约。

 

 

 

2009-01-30-02 

 

  

 

画——画家说,我们的思想还不如植物,敢往花瓣上涂黑色一准是个疯子或者半傻。现在才知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到森林中去洗脑。(责任编辑:赵金丽)

2009-01-31-01

 

 

 

作者简介: 何瑞华(1954-),男,重庆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云南省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长期从事工笔画鸟画的教学与创作。

玉米传奇

陈丹阳 /文

美洲来的玉米 

     作为所有粮食作物中单位产量最高的一种,玉米一离开美洲就获得了广泛的种植。在欧洲,人们怀疑过马铃薯和西红柿有毒,但从未怀疑过玉米。于是,世界历史上产生了这样奇特的景象:当欧洲殖民者对美洲大陆大肆殖民的时候,在农作物领域,玉米却率领着它的“美洲穷弟兄”成功而迅速地对欧洲大陆实行了“反殖民”,不仅是在欧洲,在世界的其它地方,这种现象也同样存在。许多在历史上“显赫一时”的农作物从此被挤兑的退出了历史舞台。2009-01-15-01

 

 

 

     玉米登陆欧洲后就迅速地获得了推广。从前,欧洲传统的夏季谷类作物是高粱、黍和粟,但“初来乍到”的玉米迅速地从它们手中“抢班夺权”,成为了欧洲夏季草场休耕闲暇时的主要作物。由于玉米的到来,欧洲传统的休耕轮作制度演化为常年的复合作物栽培形式,也就是说,同样一块田地现在可以生产出更多的粮食了。

     这样,玉米有效解决了欧洲粮食短缺的困境,尤其是在夏季。从前的欧洲,仲夏后通常是饥荒的季节,而玉米恰好在这个时段成熟,这样,以往循环往复,年复一年的粮食时而泛滥时而短缺恶性循环现象也消失了。这同时也大大缓解了人口对土地的压力,促进了欧洲人口的迅速增长。在玉米被引种到欧洲大陆之前,1500年欧洲的人口只有8000万左右,而到了1700年欧洲人口达到1.2亿,到1800年达到1.8亿,而且,这一数字是在欧洲一直在进行持续大规模对外移民的基础之上的。

玉米不是为了吃 

    18世纪之前,玉米在欧洲主要是人类的食物。到19世纪初,玉米已经影响到了欧洲40%的人口。尤其是那些吃不起面包的穷人,玉米成了他们一日三餐的主要内容。

    在世界的另一端,玉米出现在中国的意义深远。16世纪上半叶,玉米开始经过云南、福建进入中国,迅速在中国广阔的山地蔓延。中国人以各种方式食用玉米:早收的青玉米被当作蔬菜,成熟后的玉米则被磨制成粉而后加工成玉米饼或玉米粥。玉米还被用来酿酒。继水稻、小麦之后,玉米取代了高粱,成为中国第三大主要食物。

     但是好景不长。随着欧洲工业化的进程和海外殖民地的拓展,欧洲人的食谱发生了急剧的变化,肉食类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玉米这样的农作物则逐渐撤离了人们的餐桌。于是,大量生产出的玉米被移作他用。一方面,畜牧业的发展需要大量的饲料,而高产的玉米正好可以充当这一角色。另一方面,玉米还被大量用作工业原料,例如制造大量的廉价酒精。

     进入20世纪之后,玉米的这一趋势在全世界范围内愈演愈烈。据统计,作为20世纪第一玉米生产大国——美国,每年要生产两亿多吨玉米。其中超过六成的玉米是被其国内畜牧业消耗掉的。还有很大一部分玉米被制成酒精,然后再添加到汽油中制作酒精—汽油复合燃料。在中国,虽然人们仍然有食用玉米的习惯,但多数玉米是用来喂猪等家畜的。在全世界范围内,如今每年生产出的玉米中,人类食用的仅占5%。可见,在新的历史时期下,单纯的称玉米为人类粮食作物确实显得有些名不副实了。

玉米背后的危机

     我们知道,西方发达国家大量的肉食消费,其实是建立在巨量的玉米被充作牲畜饲料的基础之上的。一般来说,食物链中能量流动是逐级递减的,每一级的能量只能有百分之十到二十被传递到更高的级别中。换句话说,为了满足人类对食肉的需求,由于被用作牲畜饲料,玉米中能量的大部分都在转化过程中被平白无故的消耗掉了。

     这样就带来了两方面问题。一方面,在世界人口仍然高速增长的今天,粮食危机已经成了全人类共同面临的重大问题之一。如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位美国学者作了一份名为《谁来养活中国》研究报告,曾在国际上造成轩然大波。当发达国家不断的将大量的玉米用作牲畜饲料以换取少量肉类时,许多非洲国家却年复一年的经受粮食短缺的折磨,据相关媒体报道,每年都有大批非洲人死于饥饿或营养不良所造成的疾病。这不禁让我们想起了杜甫那个时代“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场景,令人心生寒意。

     另一方面,西方国家发达的畜牧业也是建立在对自然资源的无节制开发之上的,最典型的例子是美国中西部的“玉米带”,这以玉米种植业为主的地区,其实很大一部分本是缺水荒漠或半荒漠地区。由于自然界所提供的水资源不足以灌溉如此大规模的玉米地,因此,这些地区每年需要超量开采深层地下淡水。这些地下水是在漫长的地质年代里被底层包裹起来的远古淡水,一旦被大规模开采了,将无法再由自然界的淡水进行补给。可以预见的是,当这些地下淡水被开采殆尽之时,如今看起来欣欣向荣的“玉米带”就会重新变成荒漠。

     当我们对以玉米为生产者的食物链有了了解之后,在日益提倡可持续发展、环境保护的今天,我们对自己食谱的观点是不是也应该有所改变呢?(责任编辑:赵金丽)

作者简介:陈丹阳(1982-),男,暨大历史地理学专业硕士。现为某杂志社编辑;科学松鼠会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