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发公主婻捧欢的故事(傣族)

黄建平 /文

序一

太阳回去了,

带着晚霞一起回去了。

月亮出来了,

领着星星一起出来了。

听吧!

静悄悄的傣家寨子,

默默流淌的罗梭江。

听吧!

傣家伙子一样挺拔健壮的椰子树,

傣家姑娘一样窈窕秀美的槟榔树,

还有庙后面那枝叶繁茂的菩提树,

还有竹楼旁那婀娜多姿的凤尾竹。

听吧!

勤劳勇敢的傣家人,

正直善良的傣家人。

听吧!

热情好客的傣家人,

聪明诚实的傣家人。

听吧!

刚刚醒来的糯嘎兰托,

又在唱那香发公主婻捧欢的故事,

这一个故事啊!

很多年以前就早已传遍了勐巴拉娜西。

可是啊!

每一次唱的啊满面泪流!

每一次听的啊泪流满面!

统统都忘记了,

南班河还在静静地流淌!

 2010-03-30-01

序二

香发公主婻捧欢的故事发生在勐仑。说起勐仑来,还有好多故事不能不提。

几千年前,佛祖帕召传法巡游到勐巴拉娜西(今“西双版纳”)。有一天,佛祖帕召来到一处半山腰的箐沟头。时值正午,佛祖帕召往山下望,看见好多傣家人正在忙忙碌碌地做活计,又苦又累,又饿又渴,可这条箐沟却干巴巴的没有一滴水。见此情此景,佛祖帕召不禁动了慈悲之心,于是就将随身所用的手杖插进箐沟头的泥土里,地里顿时就咕嘟咕嘟地冒出一股汪汪的清泉水。这甜丝丝凉爽爽的清泉水盈满这条箐沟,欢快地奔向南班河。

佛主帕召坐在这箐沟头的一块大石头上,感觉又松软又凉爽,十分舒服。望着山下的坝子(即平地),佛祖帕召就问身边的侍从们:“这个坝子叫什么名字啊?”侍从们回答说:“这个坝子还没有名字呢!”佛祖帕召就高兴地说:“这个柔软舒适的地方今后就叫勐仑吧!”后来,勐仑这个名字就一直流传至今。

走遍勐巴拉娜西,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象勐仑一样神奇美妙的坝子:四周高高的大山团团环绕,山上尽是高大的树木;宽宽敞敞的勐仑坝子,几眼都望不到边,即使骑上最快的骏马,也得跑上好多天;平平坦坦的勐仑坝子,就象平静的湖面,也似召婻(王后)专用的天朝铜镜面;如傣家姑娘一样柔美的南班河,弯弯曲曲地从东北方淌来,曲曲折折地拐向西方,又折折叠叠地往东南方流去,所以勐仑坝子中央就有了三面环水的葫芦岛。2010-03-31-01

2010-03-31-02

南班河岸长满了埋索树(云南石梓,其花是很好的香料),三五成丛,高低错落。每年四月初,埋索树也要迎接桑勘比迈(傣历新年泼水节),洒下无数小黄花,成片成片地铺在树脚下,无比清香诱人。一群群傣家姑娘,怎么捡啊,也捡不完!可傣家的年糕—毫罗索,增色添香全靠它。所以,汉族人就把南班河叫作罗索江,后来才又写成今天的罗梭江。2010-03-32-01

那时,南班河岸曾有一片长年累月冲积而成的沙洲。几百株三个大人都合围不了的埋妞树(攀枝花)就长在这沙洲上,每年二月,这些埋妞树落光叶片,在枝头开出一朵朵拳头大小的鲜艳的红花,象一个个正在燃烧的小火团,又象一个个刚刚点亮的小灯笼,蔚然壮观!每年此时,也会有数千只白鹭鸶飞来游玩嬉戏,寻伴觅食,优美异常,所以,后来汉族人都将这片沙洲叫作千只白鹭鸶之地。

一、        象女出世

泡沫随着浪花漂,傣家人跟着流水走。

南班河岸居住着九个傣族村寨,好像婻吾罗娜(传说中的孔雀公主)的银项链,缀着九颗绿宝石。

话说五百多年前,南班河岸的曼卡寨,寨子里有个寡妇名叫玉扁,年纪轻轻的丈夫就因病去世了,留下她一人,孤苦伶仃无依靠,形单影只淘生活。

有一天,玉扁进山打柴,回来时经过曼低寨旁的一片森林。正值午后,玉扁劳累疲乏,饥渴难耐。正走在林间羊肠小道,玉扁忽然看到地上有一片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大象脚印,每个脚印里几乎都积有残水,多少不一。玉扁此时顾及不了许多,看到一个最大最深的坑道,便放下柴担,趴下地痛快地大喝了一番。随后,玉扁也没有想太多,挑起柴担就回家了。

可是,过了不几天,玉扁却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怀孕了。村里有一位德高望重、见识广博的老人得知此事后说:“玉扁是因为喝了神象王的尿液而怀孕的,吉祥的神象将会因此给全村人带来好运,我们不得歧视玉扁,要好好照顾玉扁,否则,恐怕神象会给全村人带来灾祸啊!”此后,全村人对玉扁关爱有加。

怀胎十月,含辛茹苦,玉扁幸运地生下一个女儿。这个小姑娘生得又白又胖又嫩,黑黑的眼睛,粉粉的小脸,红红的小嘴;最奇怪的是,她才生下来就已长得一头黑油油的长头发。因为没有父爱,玉扁更是加倍地疼爱这个女儿,为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婻给西,意思就是长发姑娘。

二、        象女寻父

尽管有乡亲们的照顾,玉扁一个女人家,带个娃娃淘生活也不容易。两年后,经好心人撮合,玉扁与南班河下游曼赛村的鳏夫岩温结成一家。于是,玉扁领着女儿婻给西搬迁到曼赛居住。

岩温玉扁成家后,男耕女织,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日子也过得平平安安,踏踏实实。

一年后,玉扁又生下一个女儿,取名叫玉腊。

日子在平静中流逝,玉扁始终如一地疼爱两个女儿,每天除了料理衣食住行等生活琐事,还忘不了要用事先泡好的淘米水给两个女儿洗头发。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婻给西越长越聪明漂亮,刚刚十四岁的她,好像含苞欲放的金荷花,美丽得连南点阿娜(傣族传说的仙女)都比不上,尤其是那长长的一头秀发,飘散到了脚后跟,人见人爱;十四岁的她,有千瓣莲花一样的美貌,有金马鹿一样的善心;十四岁的她,见过章哈(会唱歌的人)就学会了唱歌讲故事,走过寺庙就学会了傣文念经书;十四岁的她,村村寨寨的姑娘都称她为婻召(公主),村村寨寨的姑娘都推她作奈少(女青年的领头);十四岁的她,美名早已传遍了勐仑坝子。

可是有一天,婻给西终于听到有些姑娘在议论说:“我们美丽的公主啊!只有得妈妈,根本不有得爸爸!”

听鼓能听音。聪明的婻给西哪能不知道,同伴们说的就是她自己。

婻给西连忙跑回家,缠着妈妈问:“别人都有爸爸,单单我为什么没有爸爸?”玉扁知道再也瞒不住了,只好将十多年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婻给西决心亲自前去森林找爸爸,玉扁慌忙劝阻说:“神象很凶猛,他不会准许外人进他的领地,如果他不认你,就会踩死你,我的宝贝女女儿啊!千万不要去!”

可婻给西主意已定,她不顾妈妈劝阻,第二天一大早,悄悄离开家,前去妈妈当年喝水的那片森林。没有想到,妹妹玉腊也悄悄跟了去。

婻给西姐妹俩,撑起一只独木舟,沿着南班河逆流而上。历经好多天的艰辛旅程,姐妹俩饿了啃一口冷饭团,渴了喝一捧清河水,终于到了南低流进南班河的叉口处,由于南低水势小,箐沟又太窄,无法行船,姐妹俩只得弃舟步行,顺南低逆行,往森林深处走去。2010-03-34-01

婻给西姐妹俩又走了三天三夜,钻过了三片大森林,经历了各种艰难险阻,终于来到了箐沟头,进入了神象国并见到了神象王。

神象王又高又大又雄壮,好似一座大山屹立在眼前,比召勐(土司)家的楼房还要高;弯弯的象牙比两个大人还要长;四只硕壮的象腿,比大人的腰杆还要粗。象鼻又长又粗,好象椰子树一样。

“爸爸!爸爸!我们是你的女儿啊!” 婻给西赶忙呼唤神象王。

“你们是谁啊?我不认识你们!我只有一个儿子,他是一头小公象啊!”神象王望着婻给西姐妹俩惊奇地说。

情急之下,婻给西将当年妈妈如何在森林中喝水,如何怀孕再到她们如何来这寻爸爸的经历全都告诉了神象王。

“那我要考验你们,你们坐在我的象牙上,我绕这片森林走一圈,如果不掉下来,就是我真正的女儿!”神象王一边说,一边跪下身子。

婻给西姐妹俩爬上神象王头,分别坐在两根象牙上,都紧紧地抱住了象牙。

神象王站起身,绕森林狂奔,还不停地摇头、甩鼻子甚至蹬腿。神象王跑完一圈,婻给西还稳稳当当地坐在象牙上,而妹妹玉腊却早已摔到草丛里。

“你果真是我的女儿啊!而她决不是我的女儿!我不能让任何生人活在我的象国里!我要踩碎她。”神象王用鼻子指着玉腊对婻给西说。

婻给西急忙向神象王说明实情,告之玉腊是自己的同母异父的妹妹,求神象王饶恕她。神象王得女心喜,便饶恕了玉腊,并派自己的儿子背着玉腊送到南低与南班河交叉口处。玉腊只好自己坐上独木舟,顺流而下,返回了曼赛村。

神象王马上对众象说:“我的女儿回来看我,我真的是太高兴啦!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儿呀!”

神象王接着吩咐众象说:“你们快去象牙冢,搬些象牙来,为我的女儿建个最精巧最好住的象牙房!以后啊!你们要好好供养我的女儿,尤其要帮她好好保养这世界上最美的长头发!”

从那以后,婻给西舒舒服服地住在象牙房里,每天,众象都尽心尽力地服侍婻给西,天天泡好淘米水,隔天为她淋长发;常常采来浓香的埋码果(大花黄栀子),捣碎泡水为她洗长发;常常采来香花糯呆亨(黄姜花)、糯沾巴(缅桂花)、香梗花(香露兜),插进她的长发做头饰;常常采来清香的埋中(黄樟)枝叶、哥纳杀板莴(依兰香)鲜花和广哥草(毛罗勒),给她浸水泡澡洗身子;常常采来馨香的西谢(儿茶)、麻凉布(茴香砂仁)、瓮草(糯米香茶)、吉龙草,泡成香茶供她爽快畅饮;常常采来香料香菜麻罕(香籽含笑)、色海(香茅草)、费草(香蓼)、赛港(染饭菜)、辛将(香姜)、沙海藤(木姜子)、帕科(毕拨菜)、帕共(树头菜)、埋秀(粉花羊蹄甲)、帕皮梦芒(野芫荽)、埋索花(云南石梓)、哄摩冷(水薄荷),做成美味佳肴,供她细细品尝;常常采来香甜的野果木金(山李子)、玛金(油瓜)、玛咕(九翅砂仁)、嘎里罗(槟榔青)、玛盖吞(野荔枝)、玛糯(羊奶果)、木弄木胡(糯米果)、木胡爱(木奶果)、木罕(木瓜榕)等供她慢慢享用。

就这样,在神象王和大森林的双重恩泽中,婻给西在神象国里愉快幸福地生活了整整三年。她那头长发,益加无比修长秀美,浓香醉人。

三、        少女思春初遇魔

开放的糯沾巴(缅桂花)花啊!不能不让她散出芳香;熟透的金芒果啊!不能不让她随风掉落。十八岁的婻给西啊!早想拥有自己的爱情。2010-03-36-01

有一天,婻给西在一张光洁的构皮棉纸上画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金凤凰,又在凤凰双翅周围写满缠绵悱恻、情意绵绵的散烘(凤凰情书),还在末尾写上自己所处的位置、住址、来访路线等等,然后将这一张塞满相思的心爱宝贝,装在一个精美无比的埋中(黄樟)香木制作的小木箱里。最后,她将这个小木箱放入南低里,让它顺水往下漂。

望着缓缓漂远的小木箱,婻给西默默地向天神帕雅英祈祷:如果哪位艾冒(小伙子)有福气拿到这个小木箱,读懂了我写的散烘,来到神象国里找到我,我就诚心实意地嫁给他,跟他一辈子,无论他是权贵还是贫民,无论他是健康还是残疾,饥不逃走,饿不分离,下雨同打一把伞,打雷同躲一座房,落在水里同为鱼,落在田里同为谷。

话说在南低下游,曾经有个名叫曼配的村寨,住着一个魔鬼,他对婻给西的美貌早已垂涎三尺,他日思夜想,时时刻刻都想着要如何得到婻给西。

婻给西的小木箱顺水漂到曼配时,魔鬼早就在岸边候着了,一心想要捞取它。可是,魔鬼没有足够的福份,没有合适的机缘,尽管他钻进水里,使出浑身本领,却怎么也抓不住小木箱。魔鬼眼睁睁地望着小木箱向下漂远了,他就狠狠地发了一个毒誓:我不能让任何人得到婻给西,除非我死;无论谁有福份得到这个小木箱,只要他来找婻给西,我就要紧紧缠住他不放!

四、        王子寻美又遇魔

    花开两枝,话分两头。南班河环绕的葫芦岛西部,本是一大片平地,可中央却突兀地隆起一座小山包。这个方圆仅约一公里的小山上,林木丰茂,古树参天,藤萝飞舞,花草无数,泉水叮咚,鸟兽栖息,自然环境十分优美。

原来勐仑召勐住的城子,就建立在这个小山包的西北方脚下。据传说,每隔五百年这个小山包上就会出现一对凤凰,盘旋翩跹,舞姿极美,轻展歌喉,婉转百折。勐仑召勐因此认为,这个小山包是风水最好的宝地,是最吉祥幸运的福地,于是就在这个小山包上建立了一座寺庙,并命名为章烘。后来,勐仑召勐还让自己的儿子即小王子在这座寺庙里出家修行,直到成年后才还俗,并给他起名字叫作:召迈糯章烘。

后来,勐仑召勐手下的百姓人口增多,葫芦岛上没有充足的田地,而且百姓又在南班河西岸的对面开垦了大量田地,每天往返河两岸,进行耕作十分不便。所以,勐仑召勐就带领手下的百姓迁到南班河西岸,重新建立了城子,直到今天,城子仍在南班河西岸。

路回正途,书归正传。

召迈糯章烘王子十八岁那年,不仅长得高大英俊,风流倜傥,而且学识渊博,文武双全。勐仑召勐打算为他选取一位理想的妻子,就在桑勘比迈那几天,他号令全勐所有傣家姑娘都好好收拾打扮一番来参加赶摆,以供王子选择。可召迈糯章烘王子走进赶摆场,看了几千位年轻漂亮的傣家姑娘,完全没有一点点心动的感觉。

却说有一天,婻给西的小木箱顺水漂到了城子脚下的南班河里,只在一处大湾潭打转,却不再向下漂了。当时,在这个大湾潭附近洗衣洗澡,网鱼戏水的人,男女老少足有几百人,人人都看见了这个精美的小木箱,都想方设法得到它,有的划船进去捞取,有的游水过去抢夺,有的撒开鱼网想罩住它,可是,谁也碰不到那个小木箱——小木箱只在大湾潭里打转,似乎在故意逗引人。

召迈糯章烘王子得知此事后,心头一振,立马飞跑到大湾潭边。召迈糯章烘王子脱去上衣,迅速游进大湾潭,轻轻地就将那小木箱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又游了出来。

召迈糯章烘王子对婻给西的品行与美貌,早有耳闻,可好几年都没有见过她。这次细细地读了婻给西的散烘,不禁心动万分,深深地爱上了婻给西,就象蜜蜂王爱上了梭腊批(假鹰爪,花香且蜜多)花,就象四月的旱田爱上了八月的雨水。

召迈糯章烘王子背上心爱的叮琴,挎上父王传给的象牙宝刀,独自踏上了寻找婻给西的征途。魔鬼对这一切,早已一清二楚。当王子来到曼配时,魔鬼变成了婻给西模样,拦住逆流而来的召迈糯章烘,说:“我就是你要找的长发姑娘婻给西,你不要再往上走了,前面已经没有人家了,路也没有了,前面只有野鬼和猛兽,你再往前去,一定会白拉拉地把性命葬送掉!”

召迈糯章烘王子心里早已牢牢记住了寻找婻给西的路线,听魔鬼这么一说,心头一怔,感觉不对劲,就说:“你根本不是我要找的那个婻给西,神象国也根本就不在这里。”说完就抽出宝刀,魔鬼害怕宝刀,就化作一条黑鱼,瞬时之间就钻进深深的水里去了。2010-03-37-01

跋山涉水,历尽艰辛,召迈糯章烘王子终于来到神象国,见到了心慕已久的婻给西。

那是一个彩霞满天的傍晚,温柔的阳光洒落在南低水面,美过巴东玛公主的婻给西正在搓洗她那长长的黑黑的秀发;赛过叭荫(美男子)的召迈糯章烘王子,吹响他心爱的叮琴,悠扬的琴声立时塞满了山谷,醉倒了树上的小鸟,河里的鱼儿。召迈糯章烘王子遇上长头发的姑娘婻给西啊!就象金马鹿遇上了金孔雀,就象宝石遇上了珍珠,就象金团遇上了银线,就象蝴蝶遇上了鲜花!英俊的召迈糯章烘王子和长头发的姑娘婻给西啊!贴心的情话怎么说也说不完,无论多少个白天,多少个夜晚!他们的爱情啊!落在水里也冲不走,丢在火里也烧不化!

婻给西带着召迈糯章烘王子回到自己的象牙房,将迈糯章烘王子藏在房里,两人悄悄地共同生活了两年,一直没有让神象王发现。(未完,待续)

作者申明:此文由本人根据勐仑地区民间口头流传的故事,经康郎洪(傣)、岩坎拉(傣)、岩罕仑(傣)等口述加工编写而成,文中所叙与真实历史并不相符,特此申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