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环保路,路路艰辛

刘思宇 /文

12岁的时候自己的第一篇文章——《我的家乡》成为铅字,用我最纯真的笔调描写了我美丽的家乡。人们常说文章虚构的成分多,而我的文字里我的言语间,却无法找到这样虚构的机会。因为西双版纳的美是超越了一切语言的,在浮华之间早已归为淡淡的真实。

当真实在我无法容忍的现实面前,我心中的美在瞬间被击破的时候,我,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开始关注西双版纳的环境保护。作为一名中学生,我开始积极动员身边的同学参与到环保行动中。从使用节能灯具到义务上街清扫,从发放传单到讲座培训。在别人眼中,一个似乎本不该我去做的,我去做了。只有一个解释:我有责任,有义务。2010-03-55-01

从改变自己到影响别人,这条漫长的环保路上,我在艰难中开始自己筚路蓝缕的创业过程。没有人会去关心一个“热心环保”的学生。“你能做什么?”常常成为那些大人拒绝我的理由。这个疑问也是我开展六年环保宣传教育的动力,我无时无刻不在自己的内心问自己这样的一句话,“我能做什么?”。我可以说:“我原本什么都不用做的,可是今天环境与经济发展的巨大矛盾赋予了我坚持环境教育的责任。”所有的媒体记者也都会向我发出这样一个疑问:“作为一个学生,你为什么要去做公益事业?”其实,这样的一个疑问是在一种病态的前提下提出的。如果没有污染、没有破坏、没有滥砍滥伐、没有猎杀,在一个和谐的自然中,我不过是这个生物链上最普通的一环。但是,现实的发展打乱了我们的自然平衡。一系列诸如气候变化之类的环境问题真真实实的摆在了始作俑者的人类面前,直接影响我们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回到那个问题,我会解释,“你的问题正是我的回答。正是因为今天的人类还把这样一个应该纳入日常生活的环境保护内容当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红灯笼的时候,我开始了最普通的保护环境、保护自己的行动”。

记得6年前,第一次得到政府部门的许可,我获得一部分宣传资料用于环保宣传。在那个漆黑的储藏仓库里,一摞摞海报、一捆捆折页、一本本专业知识宣教书,我好像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光亮。这就如同一个集邮者收藏到一枚至爱的邮票一般欣喜。在欣喜中我没有顾及被海报和折页划得条条血纹的手、没有去管那被划破的脖颈,任汗液浸入,那种刺痛,陪伴着我走了几里地回到宿舍。当放下所有资料的那一霎那,我就站在宿舍的落地镜前。一个头发散乱、满头大汗的形象,在我白净衣服粘了几朵红艳艳的“梅花”的衬托下,我禁不住大声哭出来。这是我环保路上第一次承受这样的委屈。因为没有人理解、没有人帮忙、没有人安抚。我开始问自己:到底为了什么? 

我没有给自己一个解释,只是跑到窗前,看着远处的荒山。我知道,这就是我走下去的理由。因为那之前,有一片绿之美曾经给了我灵感、给了我抚慰。

然而,这样的开始是艰辛的,物质上的匮乏不仅仅在于材料,还有对于这个社会来说最现实的金钱。父母在一个效益不好的糖厂工作,每月工资只有三四百块钱。而我,每个月却需要将近七八百的生活费,其中大部分都是为我的环保活动准备的运行资金。当时,我要针对西双版纳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文化背景的少数民族制定不同的项目活动,最艰苦的时候,因为活动经费不够,为了节省,我每天的餐食几乎就是两个玉米。

后来,我慢慢有一些稿费和奖金,也都投入到我的活动中。我的同学和朋友都说我很傻,费力不讨好,还要拿那么多钱出去。每当此时,最善言谈的我不会解释,因为我的行动已经解释了,最后取得的社会影响和目标人群的认可就是我最好的解释。

为了让人们更好地认识环境、了解环境问题,我们面向学校、社区、企事业单位,建立了以学习环境科学知识、环境法和环境道德为中心的知识体系,以参与学习实践为重点的EIC教育模式(Using the Environment as an Integrating Context, EIC,即以学习者为中心,整合相关背景和知识结构的环境教育资源,加强环境教育的针对性),以“理论和实践双向互动”的环境教育参与式工作坊,运用“同伴教育”,用参与式方法培训学生环保教育绿色骨干力量,立足西双版纳,面向云南省甚至向整个西南地区扩展;此外,我们还联合地区环保局、林业局、环保NGO组织等环保机构,建立专业环保教育“绿色基地”,致力于提高地区人民的环保意识,促进“环保”行动的真正落实。

生动的培训远比枯燥的讲座更具效果。所以,每次培训活动,我都努力设想新的花样和游戏。我们的环境教育活动不会刻意强调规模效应,我常常将20人分成四个小组,用简单有趣的互动交流代替传统的宣传形式如贴海报、发传单、开展讲座等,“理念教育”与“实践活动”相结合,让受众真正理解环保的重要性,从而掌握治理环境污染和防止新的环境问题产生的知识和技能。

在任何一次活动中,我没有把自己放在一个讲师的角度,因为参与式方法培训的精华在于每一个人的平等参与性。正是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参与都展现,这才摆脱了传统讲座乏味的束缚,这才让我们的活动拥有了越来越多的自愿参与者。最终,我和受教育者都成为了一条环保战线的战友,一同为保护环境作出自己的努力。

当环保教育成为一种生活习惯时,我乐此不彼地到西双版纳各个少数民族村寨开展节能环保宣传,免费向少数民族派发并安装节能灯泡。我也因此和这里的傣族、哈尼族、基诺族……老乡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有的时候,我们的活动持续到了夜里,少数民族同胞们会热心地要我们在家里住下,和他们一起吃家常便饭。当我们要离开时,还让我们带些家中腌制的食物回去。这些看似平凡的举动让我们感觉很温暖。这也是我继续走下去的理由和动力,因为我感觉我的付出有价值。2010-03-56-01

每一次培训活动总是在激情中归于平淡,但因为活动产生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力,我也获得了更多的社会认可,一个个环保大奖,一次次媒体采访……当然我也不认为这是值得炫耀的荣誉,因为每一次的高度认可,我都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也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我必须在大众的眼光下做得更好。也有人曾经认为我很物质,我做环保就是为了荣誉。要知道,我不会向任何人去解释这样做的理由,因为没有必要。我不可能为了名利去违背自己的原则,一个真正的环保者有自己的原则操守,有自己坚定的精神底线,在这条艰辛的环保路上我走得比别人坦荡。同时,我需要激励,因为这样我可以利用更多的资源,调动更多的人参与,从而更好的开展环境教育活动。2010-03-58-01

不管怎样,六年过去了,我从一个毛头小子成长为一个十八岁的青年人了。今天,我会代表中国在一些重要的国际会议上发出中国青年的声音,我也参与了重要的国际青年环境宣言的起草。今天,我正走在我的环保路上,有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舞台,我告诉自己:作为一个青年,要有敢用青春换春天,敢用生命换命运的勇气。社会的春天,地球的命运,需要我们青年来创造!

作者简介:
      刘思宇,男,湖南祁东人,1991年出生于西双版纳黎明农场,现就读山东工商学院,高中时代便开展以环保、保护野生动物、禁毒防艾、扶贫、爱老和助残等为主题的项目活动,荣获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青少年爱心大使”、“全球绿色少年服务奖银奖”等众多名誉称号及奖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