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

卢洪健 /文

1

炎热不只是一种温度,蝉站在希望的枝头。在土里禁闭得太久,终究撕破了那片黑穹,歇斯底里地,哪怕仅仅为了发泄。没有一丝抱怨,亦非故作姿态,天生拥有那美妙的歌喉,和着这个季节里独特的言语,诠释着生命的意义。

居高声自远,跃上枝头俨然成了躁动的喇叭,催促人们准备丰收;静风的沟谷,嗓音清脆,不时提醒忙碌的胶农,暑酷热燥,多加注意。雨林深处,没有钢琴和吉他,要么独自敲打起那纤纤酥翼,演唱那首没有歌词的原始民谣,无需谱曲;要么一呼百应,瞬间便是一场激昂的大合唱,不用指挥,还挺和谐。

你用深情的呼唤,把芒果叫酸了,把菠萝蜜叫熟了……

也是你那绵延不断的音符,让年轻小伙的心在炎炎夏日无处安放。

“知了,知了”,哪会什么都知了,哪能什么都明白,林子小了你可觉得压抑?同伴少了你可感到孤寂?不过是喝高了吧,都说你是孤独的智者,我看难得糊涂一回也好。

艳阳虽好,却是信子般毒辣,嗓子喊破似乎也没能凉快一会儿,你便脱去外套。雨林里那群放学回家的孩子,好奇的捡起你那旖旎的外衣,这回母亲没有怪他们贪玩,因为在医疗一词还比较陌生的雨林人家,这玩意历来功不可没。徒劳恨费声,对你来说,也许是为了解脱,毕竟无奈总是太多。

萤火虫2

六月夏夜,热带雨林,虫在嬉戏,鸟在恩爱。萤火虫依稀在闪烁,我试图找寻那远逝的童年。

那只,好像曾在我家窗棂驻足,替我赶走睡前的害怕;那只,好像曾是草丛里的精灵,与我一起构思那稚嫩的诗句;那只,似乎是曾被我疯狂追赶,最后不敌我那新买的蒲扇,被囚禁在空寞的城堡;唯独没见那只了,那只曾被布鞋底在地上磨得支离破碎,而我,就是那个残忍的凶手。

“萤火虫啊,飞呀,飞到西来飞到东”,是当年外婆嘴里曲不成调的童谣,又像今时此地流浪者的安眠曲。注定了漂泊,苦苦的追寻,步子有些凌乱,家还不知在何方。夜变得浓起来,你那晶莹的火花,终究敌不过流星的璀璨,本来就不是为了炫耀光芒,只为让误入林子深处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只需多看一眼那闪闪的光,思维就能沸腾开来,就像童年里那双满是灵气的眸子,面对空灵的苍穹,也能盛满一罐童话。为了孩子的一个童话,你耐得住寂寞,从不融入闹市的灯红酒绿;你也从不偷懒,生怕湮灭了孩子的那份天真无暇,还得陪伴那些在黑夜里疯长的花草树木。

一只萤火虫,守住一片雨林;一只萤火虫,舞动一个夏夜。一只萤火虫,就是一个充实的童年;一只萤火虫,就是一个快乐的天堂。

荷花3

她是个美丽的女子,亭亭玉立,却是温文尔雅,似傣家女子那般柔美,亦不乏江南碧玉那股灵动。一把阔阔的伞,擎着一个永恒的承诺,任风雨飘摇,红颜苍老。

从来都是择水而居,不羡慕那望天般的树高,也不鄙夷那贴地的小草,她用一种恰当的高度,染一身扎眼的碧绿,无需浓妆艳抹,只要那独有的粉红一绽放,即可使群芳失色。

生如夏花,花瓣总会离开花朵,暗香涌动,撒了一池少女的心思;田田荷叶,绿水深处,莫名的相思,只能欲说还休。在水做的明镜前,不学水仙自恋,却也有些顾影自怜;微风拂面,波澜不惊,顾盼之间会不会也多看了几眼?

“中通外直,香远益清”,深埋浊世,依然自由呼吸,伫立清芳,何处惹得尘埃;新雨过后,水晶粼粼,落日余晖,光彩流转。也许,在千姿百态的雨林,她多少显得有些平庸,但那散发的气息,只有她这样超凡脱俗的女子才有,无人能及。

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也不是习惯了孤芳自赏,只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依然坚信爱情的童话,那么执拗。

风雨花4

山雨就要来了,风吹热浪翻滚,万物都显得焦躁,无处可逃,唯独你,孩子般的脸,满心欢喜:来吧,来吧,我想要怒放的生命。雨打风吹,多少叶败枝残,又多少花凋蕊谢,唯独你,像熊熊的火,开得狂欢烂漫。呵,就是你,风雨花。

大自然多情的手,把你裁剪得玉帘一样,还是粉红,但多了几分桀骜,加上油绿的映衬,便是一幅精美绝伦的水彩。生命是会唱歌的,尽管娇艳美丽很短暂。猛雨骤停,洪波隐去,芳容尽显,你并不羞涩,大大方方的开了一地,染红了整片的雨林,也染红了雨林人家一年更比一年好的期望。

在傣家人的眼里,你是“神花”,是佛祖赐福的信物,是美好华年的寄托,来自心底的喜欢和崇拜,不带任何的牵强附会。在我的眼里,你还是“神话”,是那不惧风雨不怕风暴的歌者,是那生生不息积极轮回的灵音,没有蜉蝣朝生暮死的悲壮,也不像铁树千年守候的久远,你生如夏花,在属于你的季节开过一回,足以芬芳整个世界。 

每个人的心里都开着一朵风雨花,不是外表强大背后的内心脆弱,而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时的天塌不惊;每个人的心里也住着一个佛,不是鸢飞戾天飞扬跋扈般的走穴作秀,而是仰望夜空风生水起时的四大皆空。

风雨花,有风有雨才有花,有挫折有痛苦的生命才精彩,哪怕只是,生如夏花。

小注:

1蝉:即指蚱蝉,也叫知了,同翅目(Homoptera)、蝉科(Cicadidae),约1,500种。体长2~5公分,有两对膜翅,复眼突出,单眼3个。蝉多分布热带,栖于沙漠、草原和森林;雄蝉的发音器在腹基部,鼓膜受到振动而发出声音,由于鸣肌每秒能伸缩约1万次,盖板和鼓膜之间是空的,能起共鸣的作用,所以其鸣声特别响亮,并且能轮流利用各种不同的声调激昂高歌。此外,蝉有很高的营养价值,而蝉蜕有着丰富的药用功效。

2萤火虫:鞘翅目(Coleoptera)萤科(Lampyridae)昆虫的通称,全世界约2000种,分布于热带亚热带温带地区。萤火虫体内有一种磷化物-发光质,经发光酵素作用,会引起一连串化学反应,发出的能量90%变作光能。萤火虫发光的目的,早期学者提出的假设有求偶、沟通、照明、警示、展示及调节族群等功能;1999年,学者奈特等人发现,误食萤火虫成虫的蜥蜴会死亡,证实成虫的发光有警告其它生物的作用。在晋朝时,有家贫学子车胤,每到夏天,为了省下点灯的油钱,捕捉许多萤火虫放在多孔的囊内,利用萤火虫光来看书,后官至吏部尚书,这就是“囊萤夜读”的来源。

3荷花:睡莲目(Proteales)莲科(Nelumbonaceae)多年水生植物;叶盾状圆形,表面深绿色;叶柄圆柱形,密生倒刺;花单生于花梗顶端,花期6~9月,每日晨开暮闭。“荷”被称为“活化石”,是被子植物中起源最早的植物之一,在人类出现以前,大约一亿零四千五百年前,地球大部被海洋湖泊沼泽覆盖,当时,气候恶劣,灾害频繁没有动物,大部分植物被淘汰,只有少数生命力极强的野生植物生长在这个贫瘠的地球上,今天被称为“荷花”的那种植物就是当时经受住了大自然考验的植物之一。

4风雨花石蒜科(Amaryllidaeceae)多年生草本植物,鳞茎卵形,具淡褐色外皮;叶数枚基生,扁线形,浓绿色;花茎自叶丛抽出,顶生一花,粉红色。虽然风雨花的老家远在墨西哥古巴等地,但我国云南西双版纳地区也能见到它的许多兄弟姊妹;当地笃信南传上座部佛教傣族人民喜爱风雨花,崇拜风雨花,并把它当作“神花”,常常采来献给佛祖。

作者简介

卢洪健,江西修水人,在读硕士研究生,从事森林水文方面的研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