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不住的诱惑——看禾叶贝母兰与传粉者的博弈

 王晓静 文/图

一月初,西双版纳,雾凉季。

清晨,云雾缭绕,徐风吹过,层层的雾犹如波涛一般涌动,远处的山顶若隐若现,虚无飘渺;偶尔太阳探一下头,漫不经心散出一丝柔和的光,于是光影交汇,恍若仙境——此时在山顶上看风景别有一番风味。然而,我一早爬到这石灰山的山顶却不是为观景,是为一种兰花而来,此时它们正悄悄的绽放呢。

禾叶贝母兰(Coelogyne viscosa),附生兰科植物,总状花序上生有2-4朵花。花白色,散发一股清香,唇瓣上有黄色和褐色斑。唇瓣三裂,两侧裂片直立,与中裂片、合蕊柱一起构成了一个“通道”。为了观察禾叶贝母兰的传粉过程,我守在花旁,专心等待。

上午9点,雾浓。出来活动的昆虫寥寥无几,它们根本不理睬禾叶贝母兰。

上午10点,雾开始消散。昆虫逐渐多了,山顶也随之热闹起来,终于,拜访禾叶贝母兰的昆虫出现了:蚁爬过、蝶飞过,蝇也来过,你方唱罢我又登场,然而,它们只是把禾叶贝母兰当作“秀场”,在花上或周围瞎转悠,根本不接近花粉块,更谈不上为其传粉了。这时,有一种小蜂在“通道”里进进出出,我一阵惊喜并期待着,可惜它体型不够格,即便接触到花粉块,也带不走,因此也就不能为该兰花的繁殖做出任何贡献。这样,我继续守候,等待真正的访客的出现。

临近正午,雾将散尽,太阳光芒四射。

蝶舞,蚁动,蝇喧嚣,鸟儿也赶着凑热闹似的鸣几声,奏响了林间最精彩的交响乐。“嗡-嗡-嗡”,不一样的声音,是蜜蜂!我精神为之一振。果不其然,一只蜜蜂飘然而至,并且直奔主题——降落在禾叶贝母兰的唇瓣上。我赶紧举起相机,对准,——蜜蜂爬进去了——按快门,咔嚓-咔嚓。蜜蜂身体完全进到通道里,但仅一小会儿它就开始往外撤,然而,进门容易出门难——它被卡住了!可怜的蜜蜂,只有通过身体的上下左右摆动,同时借助后腿的蹬力,经过一番极力挣扎后,好不容易才摆脱了束缚,退出花朵,而此时禾叶贝母兰黄色的花粉块已赫然地潜在它的背上。在挣脱的过程中,蜜蜂也曾试图从通道的两侧(合蕊柱与侧裂片之间的空隙)挤出去,可是空隙小且坚韧,以蜜蜂的体型想从这儿逃走那是不可能的。“通道”对蜜蜂而言是死胡同,进出只有一条路,进来就要干活,干完活才能出去。一旁的我,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禁不住感叹兰花的智慧了。

不知是禾叶贝母兰的“广告”做得太有吸引力了,还是这只蜜蜂不长记性,不一会儿,它又钻进另一朵花的“陷阱”里,于是乎,背上的花粉块就被成功的授到这朵花的株头上。

整个传粉过程极富有戏剧性,我觉得完全可以编成一幕小小的舞台剧,情节如下:

美丽的禾叶贝母兰热情地招揽访客,一只蜜蜂欣然而至……

——来吧,来吧,我这有蜜!

——哇,有吃的,进去!……骗子,没有蜜,走了!

——嘿嘿,不能白来一趟啊,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送你点花粉吧,来,别客气,背上。别说我小气,下次你去拜访我的同伴可以送给她,当见面礼!

——我不要!

——哼哼,我的地盘听我的,由不得你,不要不行!就是为你准备的,别人我还不给呢。挣扎吧,挣扎吧,反抗也没用,反正不背上,不准出门!

——正门走不通,旁门左道还是可以试试的,我挤,我挤,我挤挤挤,我要从缝隙中挤出去。

——想逃,没那么容易,这可是为你量身定做的!还是乖乖的打哪儿来从哪儿回吧。

——呜呜!那我挣,我扯,我拽,我要出去。还是要带这讨厌的“礼物”啊!唉……

于是,一番推诿扯皮后,蜜蜂不甘愿地背上花粉块,失意地离开了。

突然间,它遇见了另一个热情的禾叶贝母兰,“美食”的诱惑当前,它禁不住又进去了……

作者简介:王晓静,女,山东潍坊人,实习研究员,主要从事兰科植物的园林园艺工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