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菜不臭

 赵金丽 文/图

“我们住在山脚/ 两边都是大森林/ 大森林里果子多/ 叫一声/ 快爬上树/ 只见大人和小孩/ 只见老人和妇女/ 你争我赶拥上来/ 爬直树/ 爬弯树/ 摘的摘/ 吃的吃/ 摇的摇/ 捡的捡/ 抢的抢/ 哭的哭/ 笑的笑……”

这是一首流传在西双版纳的民间歌谣,唱的是傣家男女老少爬上树梢,飞指掐摘各种野果的快乐情景。其实,除了采摘野果,傣家人平时在劳动的往返途中,经常钻进森林采摘各种野菜,幼嫩的尖叶就是他们众多野菜汇总的一种。据说民间采集尖叶的植物有近200种,常见且叫得出学名的却只有40多种。

据传,曾有一位帕雅召勐(西双版纳地区古代的地方官)举办过一次野菜烹饪竞赛,这些叫得出名字的尖叶类野菜全部上过帕雅召勐司署的餐桌。帕雅召勐吃腻了鸡鸭鱼肉,想换换口味,便令管家拿出50两白银,让人们广采野菜烹饪成佳肴后,送进司署让官员和嫔妃品尝,凡美味可口的烹饪者均可得到一份赏银。消息传开后,人们纷纷来参赛,据说当时参赛的野菜摆了八八六十四桌,其中有40多桌是尖叶类佳肴,经过品尝,谁也说不清哪道菜味最美,帕雅召勐见大家评不出个子丑寅卯,只好把白银平均分配给所有参赛的人们。从此,这40多中植物的尖叶就成了人们经常采摘的食品,其中最小有名气的要数臭菜(Acacia pennata)了。

说是臭菜,其实就是风味比一般植物更独特些,新鲜的臭菜,闻起来确实有些怪怪的,不过一旦做成傣族的传统菜肴,那可就鲜美可口,回味无穷了。如臭菜煎蛋(炒蛋),先把采来的臭菜洗净、切细,加入放有鸡蛋的碗内,撒些食盐、味精,调成糊,然后把糊状物倒入烧至70度左右的油锅内,摊开,翻动,煎成圆饼,盛入盘中,用小刀切成菱形或捣碎即可食用;还有一种传统的做法是与“帕弯”(水浮萍)、“帕顾”(水蕨菜)、“帕糯”(马蹄莲)、“帕崇贡”(一种小树叶)等混在一起做成野菜汤,那滋味,怎一个“香”字了得!

听寨子里的老人说,臭菜原本和其它香料植物一样,很香很香的,可现在为什么又变“臭”了呢?原来这其间还有段鲜为人知的传说故事呢。

相传很久以前,有个猎人经常到原始森林里去打猎。有天,他追随一只马鹿进了森林,结果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竟然迷路了,当时,天已经黑了,肚子也饿得咕咕叫,实在没办法,看到路边有很多小灌木,叶子长得像羽毛一样非常好看,就采摘了很多嫩叶煮着吃,没想到这嫩叶口感极好,非常香甜。第二天天亮,他就带着一些没煮完的嫩叶,寻找回家的路。等他到家了,再次煮食这些嫩叶时,发现味道却变臭了。

于是,这个猎人就想方设法将这些小灌木移栽到自家的庭院中,想吃时就采摘新鲜的,这样味道就不臭了。从此以后,傣家人就有了在自家庭院种植臭菜的习俗。

  小知识:关于臭菜

臭菜,学名羽叶金合欢,浑身长刺,既非树亦非藤更非草,它营养非常丰富,蛋白质含量(高达8.59%)比黄豆还要高,是西双版纳等地最具特色的野生蔬菜,也深受邻近的老挝、缅甸和泰国的许多民族喜爱。

小知识:关于傣家竹楼

    傣家竹楼是我国现存最典型的干栏(阑)式建筑,分上下两层结构,上层住人,下层圈养家畜和堆放杂物。傣族人居住在山岭间的平坝上,为适应湿热的气候条件,傣族人利用当地丰富的竹材(后来几乎都改用木材)搭建了竹楼,它具有通风、防潮、防御蛇虫野兽的优点,至今仍然受生活在潮湿、高温的热带丛林中的傣家人所喜爱。

致谢:感谢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卡尼尔社区植物保护基金的支持,“西双版纳社区庭园植物多样性和传统采集文化教育的研究—以臭菜为案例”得以顺利完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