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淌在西双版纳的“银河”

 付新华 文/图

     西双版纳的春天,热辣的阳光和泼水的清凉快速转换着激情。走在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简称版纳植物园)中,瞬间被淹没在红、黄、绿的色彩海洋中。亢奋的大脑和嗅觉细胞不时地提醒着我的惊叹,好一片奇异的人间天堂。2009-01-41-01

 

 

 

    傍晚轻飘的小雨刷落了躁动的浮尘,混合着泥土和花香,滋润着身上的每一处。雨刚停,星已亮。夜空是如此通透,碎钻般的满天星辰离我那样的近,生活在充斥着污染的城市,已经好久没看到这样的夜了。夜晚植物园嘹亮的虫鸣不停地宣告生命的永不停息。脚步一转,在路灯无法光顾的地方,一条“银河”跳跃着飘过我的眼前,加速了我的心跳。“熠耀霄行”的萤火虫宛如众星之神,大概舍不得这片土地,彼此约定定期下凡。版纳植物园里的萤火虫自泼水节后就逐渐多了起来,日落后的两个小时是他们的表演秀。成千上万个跳动的小精灵在呼唤,呐喊着爱情宣言,体内的荷尔蒙使雄萤们不知疲倦地寻觅着爱侣,那令人销魂的夜。

     植物园中目前发现了3种萤火虫:一种雄萤发出单脉冲的光信号;一种雄萤发出急促的多脉冲光信号;另外一种雄萤则发出不规则的长脉冲光信号。虽然光信号不同,但都是传递着同样的讯息——爱,并且,这种爱只有同种类的萤火虫才能正确解析。飞行中雄萤大大的复眼会很容易地探测到躲藏在草丛底部含羞默默的雌萤发出的光信号,他降落在雌萤旁边,开始了温柔而绅士的闪光求偶仪式,这仪式有时会持续几个小时,尤其是雄萤旁边有虎视眈眈情敌的时候。虽然雌萤是如何选择雄萤的机制还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雌萤是有选择的。被雌萤接纳的雄萤立即上背交配,整过过程中,他没有海誓山盟,也没有任何承诺。最是无情的是,雄萤交配完后就匆匆飞走了,继续寻找他的下一个新娘——生命赋予他的本能就是让他寻找更多的雌萤进行交配,最大化地传播自己的基因。就这样,他不必受道德的约束,无须经历痛苦的内心挣扎,他飞走了,数日后,精疲力竭的死去了,使命结束了。相比雄萤,雌萤可谓很“忠贞”了,交配结束后,她不会再接受其他的雄萤。她毫不眷恋离她而去的“多情郎”,也不恨他,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任务——产下后代。卵产在泥土的缝隙中,二十天后,新生代出现了,新的生命轮回又开始了,这时,雌萤的任务完成了,她也死去了。2009-01-42-01 2009-01-42-02 2009-01-42-03 

 

 

 

     借助于三脚架和相机的长时间曝光,得以将时间凝固,再现萤火“银河”的绚丽和壮观。然而,所有美好壮观的景色不会长存,一个月后,人间“银河”逐渐消失。只留下零星的光点在飘荡,一切都Gone with wind (随风而逝)。一位漂亮的版纳姑娘对我说,“你还会回来的,因为这里有吸引你的地方”。的确,这迷人的笑容,秀丽的景色和漫天的萤火,我怎能不来?(责任编辑:赵金丽)

小知识:什么是萤火虫的脉冲光信号?2009-01-42-04

 

 

 

     萤火虫腹部发光器内无数的发光细胞进行着高效、快速、复杂的生化反应,将生物能三磷酸腺苷转化成光能。这种光是冷艳的光,完全不同于我们的白炽灯。发光器内的神经控制着深入发光细胞内的最细小的微气管,微气管的有规律开关会直接控制着氧气的供应,及发光生化反应的开启和关闭。就这样,闪光就形成了有规律的脉冲信号,透过薄薄的几丁质组成的乳白色发光器发射出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