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的那些故事

赵金丽 /编译

编者按:“在埃斯梅拉达斯的地方生长着一种被称为‘赫维’(Heve)的树木。在该树干的表皮上切一道口子,从切口处流出牛乳状的白色液体,与空气接触后逐渐凝固且变成黑色……。玛雅印第安人将从这种树上采集的树脂称为‘卡乌秋’(Caoutchou),意为树的眼泪。”这种会流泪的树就是每个叶柄上长了三片小叶子的巴西三叶橡胶树。三叶橡胶树本来悄无声息地深藏在南美巴西的密林,是法国人将它带到了欧洲,从此,橡胶树被推到了财富争夺的前沿,进而改变了诸多国家的命运。

 

卡乌秋&哥伦布的新大陆 

     早在1492年,著名的航海家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美洲。

     据说有一天,哥伦布将船停泊在南美洲一个叫做海地岛的岸边,他和伙伴们立在船头闲眺,看到一群当地的孩子正在玩一种黑色的沉甸甸的球,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这种球落到沙滩上,居然能重新蹦起很高,弹性非常好。后来,经过多方询问得知这种球是由“卡乌秋”做成的,印第安语指树的眼泪,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谓的橡胶。当时与哥伦布同船的西班牙人安东尼奥•德赫尔亚•托德思拉思在书中曾提到:“在阿兹特克人的首领蒙提祖马二世举行的仪式上,土人们跟随歌曲的拍子舞弄黑色胶球”,说明这种“卡乌秋”的黑色胶球还与当地人的宗教仪式密切相关。

     1493年,哥伦布从海外回到欧洲的时候,据说带回了各种各样珍奇的物品,其中就有一个“卡乌秋”的球,然而,当时的欧洲人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就把它直接送进了博物馆。

欧洲人爱上橡胶 

     欧洲人对橡胶产生兴趣,并对橡胶进行科学研究,却是在一百多年以后才开始的。

    1735年,巴黎科学院组织了一个赤道科学探险队。在这个探险队里,有一位法国科学家查理•德•拉•康德曼因,他参加了南美秘鲁的勘察队。历经十年的勘察旅行,康德曼因越过安第斯山脉沿亚马孙河而下,于1745年踏上归国的路途。他把全部采集的橡胶标本带到欧洲,并在出版的《南美洲内地旅行纪略》中详细地报道了当地人怎样用凝结的乳胶状“制成不进水的靴子,用烟熏过之后,看起来就像是真皮子做的”。到了1747年,曾在法属圭亚那驻防过的军事工程师、业余植物学家弗朗索瓦•弗雷诺在书中第一次详细描述橡胶树及采胶过程。

     受康德曼因和弗雷诺的书的影响,欧洲人开始对橡胶发生了极大的兴趣,之后旅行家又从美洲带回了橡胶制的雨鞋和雨衣,就更引起了欧洲人们的关注,于是欧洲方面开始不断派人前往巴西亚马孙河流域专门研究橡胶。

天作之合的“橡胶硫化法” 

     尽管南美洲的雨林土著民族世代使用橡胶,但是在1839年“橡胶硫化法”发明之前,橡胶制品完全不能经受温度冷热的变化,橡胶制品虽稀罕却并不真正受人欢迎。

     那一年,美国人查理•古德伊尔尝试通过加热的方式试验橡胶性质,发觉有一种刺鼻的臭气,于是他想到加些硫黄或许能把那种臭气去除,不料这两种东西混合以后,发出来的臭气更浓,引起四周邻居的强烈不满与抱怨。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继续做他的试验。一次加热过程中,古德伊尔不小心将橡胶与硫黄混合物倒在了热火炉上,他赶紧去抢救,可已来不及了,正当他感到很万分失落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倒在炉子上的橡胶,因直接接受了炉子的高热,像皮革一样富有弹性与可塑性,并且克服了它遇冷变硬、遇热变粘的缺点。2009-01-35-01

 

 

 

     这次偶然发现,促成了人们后来通用的“橡胶硫化法”,正是这种硫化过程,实现了将三叶橡胶树干上流出的白色汁液转化成“黑色金子”的橡胶工业产品。

流淌在亚马孙河岸的黑色金子 

     随着硫化工艺的发明和19世纪末汽车的发明,橡胶产业开始迅速发展。位于亚马孙河中游的马瑙斯(现为巴西的亚马孙首府)1830年还只是个小渔村,后来变成繁华的橡胶产地和交易中心。从马瑙斯输出黑色金子——橡胶,1870年已达到了3 000吨,到1900年超过20 000吨。没过几年,马瑙斯拥有巴西第一套电话系统,全长16英里的大街上竟然跑着有轨电车。当波士顿还处在骡马拉车的时代,马瑙斯已经电气化,尽管这个城镇实际人口仅有4万,却拥有容纳百万人口的城市输电网设施。此外,马瑙斯豪华的“黄金歌剧院”也是这一时期建成的,是由种橡胶和生产橡胶而暴富的富豪们捐款而建,历时17年才完成,所有建材都从万里迢迢的意大利、英国、法国等欧洲城市运来。马瑙斯成为巴西北部最大的城市,因其富庶被称为“亚马孙河的巴黎”。

     因为得天独厚的野生橡胶资源,当地人几乎都获得了巨大财富,“炫耀财富竞相成风,橡胶巨头们抽着100美元一支的雪茄,马背上的银桶盛满法国香槟。他们的夫人不喜欢亚马孙河的浑水,通常将家庭日用织品送到葡萄牙去洗涤…….他们吃着欧洲进口的食物,在这种奢侈餐饮的追风下,有时一餐竟能花去10万美元,男人们可以去任何优雅的妓院”。据说当时的马瑙斯公民是当时世界上人均消费钻石最多的地区。

飘洋过海的种子 

     在亚马孙流域野生的巴西三叶橡胶树,现在已在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及斯里兰卡、印度等南亚国家实现了人工栽培,天然橡胶已成为东南亚诸国重要的出口物资。橡胶的种子富含油质和乳汁,在从巴西穿越大西洋的长途中将无法存活。那么,三叶橡胶树的种子如何从亚马孙流域运到亚洲的呢?

    1876年早春,英国植物学家亨利•威克姆接受了英国政府委命的收集橡胶种子任务,他在亚马孙河与马代拉河之间的地域秘密收集了7万颗三叶橡胶树的种子,每颗都用香蕉叶包好,在圣塔伦将其装上了包租的英国Amazonas号轮船。当时想瞒过亚马孙河口帕拉港的巴西海关,秘密运输出境,简直是天方夜谭。三叶橡胶的种子寿命约为1个月,为了迅速过关,威克姆不得不动用了外交手腕。1876年6月14日这7万颗种子到达利物浦港,而英国皇家植物园早已为这些种子的到达和分配做好了准备。到7月末幸存活下来2 625棵树苗,其中约有1 900棵被盛放在箱子中乘船踏上了亚洲的旅途,送往锡兰岛(现称斯里兰卡)、新加坡和爪哇岛。航海过程中约有200棵树苗枯萎,在锡兰和爪哇岛有些存活至今。1877年又向新加坡送去了22棵树苗,其中9棵再移植到马来西亚霹雳州的瓜拉江沙,有一棵至今还存活。2009-01-36-01

 

 

 

种植园的春天 

     东南亚橡胶栽培的前十年基本处于试验性阶段,进度非常缓慢。1888年,新加坡植物园新主任主管亨利•理德雷上任,大力推动了徘徊不前的橡胶种植工作。作为一名植物学家,他在努力改良三叶橡胶树栽培技术的同时,还将树种送到亚洲各地栽培,并奖励三叶橡胶的栽培者,建立了现在东南亚广大橡胶园的基础。此外,他还在割胶(割破橡胶树干表面层采集胶乳的技术)方法上做过许多研究,基本确立了不影响三叶橡胶树生长的割胶方法,沿用至今。2009-01-38-01

 

 

 

     在持续了近20年之久的试种之后,东南亚便真正开始生产橡胶了。巴西橡胶树的秘密逐渐被发掘出来,直至19-20世纪之交,人们已经比较完整地掌握了胶树的产量、种植与采胶技术、病害防治等知识。至此,东南亚橡胶种植园迎来新的春天,到1907年,锡兰与马来半岛的橡胶种植迅速达到了30万公顷,并且随着种植效率的不断提高,种植园的橡胶生产率每两年翻一番。当东南亚的橡胶种植园不断兴起,巴西—这个橡胶的伊甸园,出口份额却不断下降,到了1940年退至仅占全世界的1.3%,原以橡胶出口为生的胶源地,在经济与生态环境上受到了双重创伤。

世界大战背后的橡胶大战 

     橡胶不仅是和平建设的必须物资,也是战争时期的重要战略物资,由于橡胶种植受到自然条件的限制,世界各国不断为橡胶资源展开了争夺战。

     橡胶大战的第一回合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因为军事上每一个轮胎、水管、图章、阀门、每寸线路系统都需要橡胶,而德国却缺乏这种物资。当时,英国是出售橡胶的主要国家,而美国是消耗橡胶的主要国家,橡胶制品的需求随着战争的扩大迅速上升,作为中立国的美国为了追求更多的利润,便把橡胶制品输入到德国,最后受到英国的责难而断绝了橡胶原料的供给。德国为了救急,曾建设了一个月产165吨的人造橡胶厂,其成本大大超过天然橡胶,于是战后就立刻关了门。这一回合的结果是德国失败了。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占据了东南亚橡胶的主要产地,美国担心日本会用尽所有橡胶原材料,成立专门的橡胶发展公司,不断寻找其他胶源。原本已经衰落的南美洲原始橡胶业在这个时期受到了重视,但由于南美洲橡胶树的枯叶病猖獗,结果并不如意。美国除了在亚马孙寻找新品种以及在拉丁美洲建立试验种植园,还推出了更新颖的方法:在橡胶种植园中种植蒲公英——其白色汁液能显著提高橡胶产量。但是,这些方法并不能实质性地解决大量橡胶原料的供应问题,于是美国就转而发展国内的人工合成橡胶企业。虽然当时美国的合成橡胶无论在成本或品质方面都比不上天然橡胶,但在战时橡胶缺乏的情况下,合成橡胶业起了不小的作用,并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这一回合的结果是美国胜利了。

     因为合成橡胶的收的良好收益,其产规模不断壮大,当时经济学家们就预测合成橡胶可能将取代天然橡胶,到1964年合成橡胶占到橡胶市场的75%。2009-01-37-01

 

 

 

橡胶世界的又一次洗牌

     1973年由于石油输出国家组织禁止石油贸易,世界经济形式发生了巨大改变,石油消费者更关注每加仑汽油所行驶的里程。人们对汽油消耗定额的关注给合成橡胶市场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威胁:汽车开始广泛使用子午线轮胎。与普通轮胎相比,子午线轮胎具有滚动阻力小耗油低、承载能力大、减震性能好、使用寿命长等优点,因此,子午线轮胎逐渐代替普通轮胎(这种轮胎5年前曾经占据轮胎市场90%的份额)。因为合成橡胶无法达到子午线轮胎轮胎所需要的强度,而只有天然橡胶可达到其要求,这样天然橡胶又重新被推到主导地位,直到1993年底天然橡胶重新占据国内市场的39%。如今,50%汽车轮胎和100%飞机轮胎都是由天然橡胶制造。2009-01-38-02

 

 

 

橡胶在中国 

     橡胶在中国也历经了百年历史。1904年,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的土司刀印生由日本返国,途经新加坡(马来西亚的一个州,1965年8月9日独立)时,购买胶苗8 000多株,带回国种植于海拔960米的云南省盈江县新城凤凰山东南坡,从此开始了中国的橡胶种植历史。到1949年时,凤凰山还剩下两株橡胶树,现今仅存下一株。

     清光绪三十二年(公元1906年),原籍乐会县南盈村(今琼海市朝阳镇南盈村)旅居马来西亚的华侨何麟书为了实业救国,筹股回乡成立“乐会琼安垦务有限公司”,在乐会县崇文乡合口湾创办了占地250亩的“琼安胶园”,从马来西亚引种苗培育种植成活4 000株,成为海南第一橡胶园,随后迎来了旧中国橡胶种植业的鼎盛时期。1954年,这批琼安胶树还保存有84亩,2006株。1985年大部分琼安胶树被更新,如今仅存20余株,成为中国橡胶的“鼻祖母树”。

     西双版纳的橡胶种植应当从旅居泰国的华人钱仿周开始。钱仿周在泰国经营橡胶园多年,经验丰富,通过详细考察他认为西双版纳橄榄坝地区是块理想的橡胶种植地。经历了前期育苗失败的打击,钱仿周想出了一个保护橡胶苗的绝妙方法:将椰子壳锤成绒,与肥土搅合,把每株橡胶苗地根须一一包裹起来,这样娇气的橡胶苗装进木箱后就可以跋山涉水了。1948年7月,钱仿周率6名工人,自泰国那温驮运橡胶苗2万株,在曼松卡种植了300余亩的胶园,取名暹华胶园,这便拉开了西双版纳种植橡胶的序幕。在随后的几十年内,西双版纳开创了仅次于海南的中国第二大天然橡胶生产基地。(责任编辑:姜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