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天生桥

【赵金丽 文/图】

上图:(远看去像一座天生的拱桥的天生桥)
不是桥的“天生桥”

2009年6月的一个周末,朋友提议去附近的天生桥野游,同行的还有几个同事和来西双版纳做蝙蝠研究的唐博士。一行几人,骑上摩托车,便在乡间路上奔驰而去。一路飞尘一身土,一个多小时候后,我们终于抵达朋友口中的美丽“天生桥”。
不是说天生桥么?我环顾四周,这里绿意盎然、流水潺潺,路边还有个偌大的溶洞,何来“桥”之说呢?莫不是刚刚路过的那座小平桥?
朋友看出了我的疑惑,不等我问他,便笑着向我们解释:
原来,天生桥并不是一座真的桥,而是西双版纳的东部一座喀斯特地貌的山,远远看去,“它像是一座拱桥横跨于两山之间,犹如一条翠绿的彩虹一般”,当地人们认为这就是天生的拱桥,便习惯地称之为“天生桥”。

洞穴寻蝠

与我们同行的唐博士想调查这附近的一个蝙蝠洞,一路打听,才得知洞就在前方的河对岸。时值雨季,曼着河(椤梭江的一条支流)水位上涨,我们抬来一根断木,横搭在河石上,踏着这根独木桥到了对岸。
顺着蜿蜒小道向半山腰走去,蓦地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随风一阵一阵地飘来。
“蝙蝠洞肯定就在前面了!”
唐博士的坚定语气,让我们禁不住加快了爬坡的速度。果然前方嶙峋石壁的一侧露出一个幽深的洞口,随着我们脚步声愈来愈近,偶见数只蝙蝠从洞口飞出。
“原来这就是蝙蝠的家呀!”
“不同的蝙蝠对自己的‘家’是都有特别喜好的。像这种天然洞穴,一般是菊头蝠科和蹄蝠科蝙蝠的栖息地,而伏翼属蝙蝠喜栖老房子,另外一些蝙蝠如扁颅蝠,则喜欢栖息在竹筒里。”站在洞口外,唐博士一边给我们普及蝙蝠知识,一边不忘提醒我们,“洞内空气非常浑浊,大家先在外多呼吸点新鲜空气再入洞。”

神奇蝠粪

上图:(蝙蝠粪,它的益处不只是优质肥料,还可以做科学研究)

踏进细长的天然圆拱“门”,才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岩溶洞穴,洞里处处都是溶蚀-侵蚀的痕迹,洞高约有五十米,地表呈坡度上升。脚下是厚厚的、软软的蝙蝠粪,大量新鲜的蝙蝠粪便及偶尔死掉的蝙蝠使得地面上的食肉甲虫大量繁殖,形成密密麻麻的一层, 令人万分恶心。最要命的是,蝙蝠粪与洞内水蒸气结合形成大量氨气,那种刺鼻揪心的气味愈来愈浓烈。
唐博士随身携带一只手电筒,大步流星地冲在最前面,一会照照洞壁,一会看看地面的粪便,不时还抓一把,放在手上细细闻起来。
“蝙蝠粪有啥好闻的?这么臭!”我实在受不了这场面,只好在洞口附近徘徊,看着唐博士的奇异之举,忍不住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蝙蝠粪可是宝呢。现在什么都讲究有机,这蝙蝠粪含有大量的磷和氮,质感干燥,是非常优质的天然有机肥料。人类在发明化学肥料之前,蝙蝠粪被当做很重要的庄稼肥料!”
“动物的粪便不都是优质的有机肥料嘛,这有啥好稀奇的?!”
“当然了,蝙蝠粪的益处不只是肥料,还可以做科学研究,那些万年来沉积下的蝙蝠粪可用来监测环境污染和研究史前气候变化呢。”唐博士笑着回答,说完拿出随身携带的自封袋,抓了几把蝙蝠粪放了进去。
“难不成你要用这粪便做史前研究?”
“哈哈,小丫头还真够有想象力的。我是要拿回去做研究,史前的是做不了,不过我可以调查这洞穴里都有什么种类的蝙蝠,它们都吃些什么。”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唐博士一边采集粪样,一边向我耐心讲述他将如何晒干粪便,然后放入90%酒精中,从酒精中再分出尚未消化的昆虫碎片,最后他们根据这些昆虫碎片鉴定蝙蝠的食性等。后来,唐博士还告诉我,不是所有蝙蝠都是吃虫的,还有的食果,有的食蜜,甚至还有的吃鱼!听完这些,心中不免沾沾自喜:这跟着专家来,果真是长见识了!
在这臭气冲天的蝙蝠洞待了近一个小时后,我们准备打道回府了,却在洞口处,发现这嶙峋石壁下,竟然有一对像极了男性、女性的生殖器的“阴阳石”,彼此遥望!
“真是鬼斧神工哈,下次再来寻洞,可有标记了!”唐博士调侃完,跟大家拍了几张照片,便下山了。

重访天生桥

上图:(左图为2009年拍摄,右图为2013年重访所拍的喀斯特地貌)

2013年5月,唐博士又回到了西双版纳。和四年前不同,昔日的唐博士已升级为唐副教授,这次是专门来指导研究生开展蝙蝠的野外研究,“天生桥的蝙蝠洞是一个很不错的样地,我想带着学生去看看。”“带我一起吧,我也想故地重游。”没想数年后,我和唐博士再次相逢,竟不约而同地想去重访天生桥。
听说路况变好了,次日一早我们就包了辆面包车出发了。一路上,唐博士在感概:“这路宽了,竟还铺上了柏油!”“那些橡胶小苗都长大了好多,估计能割胶了吧!”“哎哟,橡胶林的面积可比以前多多了。”……
凭着往日的记忆,我们找到蝙蝠洞的大概位置,停下车准备淌河。同样是雨季,相比四年前,曼着河的水位浅多了,我们不用借“桥”,卷起裤腿,就直接走到对岸了。

上图:(2 0 1 3年重访蝙蝠洞,我们发现路边竟多了一块约一米高的石碑,碑文写道“消洞是西双版纳景洪土司于傣历640年前由曼着村掌管。每年献贡一次,没有献贡者不得入内拿蝙蝠屎,不得入内者有怀孕女人其丈夫、月经女性、穿戴绿、红衣物者。以上说到的人若擅自入内会染病,商业不成,妻儿不顺,若要入内观看,拿蝙蝠屎请找管理商议价格,违反者罚一定的高额金。”)

刚上岸,我们发现路边竟多了一块约一米高的石碑,只见石碑上刻有傣、汉文字,走近看碑文,原来是当地傣族人陈述诸多理由,限制其他人去洞内淘蝙蝠粪。“看来洞穴里的蝙蝠和蝙蝠粪所剩不多了”,唐博士露出担忧的神情。

上图:(从2009年(上图)到2013年(下图),因为当地人的采集,数年间洞内的蝙蝠粪所剩不多。)

我们顺着当年的洞口标记——“阴阳石”,再次踏进“圆拱门”,却发现洞内的蝙蝠粪稀稀拉拉地散落着,迎面的空气远不及当年那么浓烈,洞口处的小树枝上还遗留着残破的网。唐博士拿着手电筒环四周照了一圈后,有些失落,“果然少多了,恐怕以后都没法在这里做研究了。”

上图:(在洞口处,发现这嶙峋石壁下,竟然有一对像极了男性、女性的生殖器的“阴阳石”,彼此遥望)

人类为什么要捕蝙蝠?

“这树枝上怎么会有网呢?”我有些困惑,问唐博士。
“当地人用来捕蝙蝠的。”
“捕蝙蝠干嘛?难不成当地人吃蝙蝠?”我脑中立即呈现当地人的餐桌上,那些形形色色的虫子,或许桌上多一道油炸蝙蝠,也不足为奇。
“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有一些居民认为蝙蝠携带病毒,会对人类的生命造成威胁,捕获蝙蝠是为了消灭它们;也有一些人,得到祖传的秘方,用蝙蝠的血液进行偏头疼和哮喘的治疗,或者用蝙蝠粪用做明目药物的引子等等。”
“这些都有科学依据么?”
“蝙蝠的药用虽说在中医上有一定的研究,但是科学依据不多,更谈不上临床验证了。不过,某些种类蝙蝠身上确实很容易携带病毒,如我们所熟知的乙型脑炎病毒、狂犬病毒,大多数能引起人兽共患的疾病。”

上图:(蝙蝠洞内捕蝙蝠的破网)

唐博士的这番话,顿时让我的心情沉重了很多:如果有一天,蝙蝠们都无家可归、甚至濒临灭绝;或者有一天,当地的人们因为对蝙蝠的盲目且低级的认识,而感染了各种可怕传染病,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一如他所言,当地蝙蝠的科学调查和科普宣传,都是迫在眉睫。
在洞中逗留十几分钟后,我们带着些许复杂的心情和各自凝重的思考,下山了。(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