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基因揭密南美古人迁徙

 

近日,一项新的研究指出,红薯的基因组可能是揭密一个伟大探索时代的关键。该时代比欧洲地理大发现早几百年,且存在很多人类学谜团。

 大约8000年前,秘鲁高原上的人们开始在家里种植红薯。前几代学者认为,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探索者在16世纪初期将红薯引入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然而近些年,考古学家和语言学家收集的证据却支持另一种假设:前现代波利尼西亚的水手航行到南美洲的西海岸,并将红薯带回了家乡。人类学家在太平洋发现的最早红薯炭化样本要追溯到公元1000——比哥伦布的第一次远航还要早500年。另外,波利尼西亚语言中红薯的名称和盖丘亚族(南美印第安人的一大分支,编者注)的叫法非常相似。

 如今,一些科学家连同法国进化和功能生态学中心以及法国国际农业研究中心,研究分析了第一批到达波利尼西亚群岛的欧洲探索者收集的植物标本中的红薯样本。这项研究的结果在线发表在121日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为波利尼西亚和南美洲在1000年前的联系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

 通过分析现代红薯样本和古老植物标本上的基因标记,研究者发现西太平洋地区和东太平洋地区的品种有明显的差异。这一发现支持了所谓的三重假设,该假设认为红薯曾三次被引入到一个地区:第一次是通过波利尼西亚和南美洲在前现代时的联系,第二次是通过西班牙贸易商从墨西哥向西航行,第三次是葡萄牙贸易商从加勒比海向东航行。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品种传到西太平洋就停止了,而更早时候,东部的品种主要来源于南美洲,正好解释了科学家所发现的东西太平洋地区的差异。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考古学家Patrick Kirch表示,研究标本的这个决定是具有创新性的,为三重假设提供了另一个强有力的证据。这项报告的主要作者Caroline Roullier强调,尽管单凭她的基因分析并不能证明前现代的波利尼西亚确实和南美洲有联系,但是它支持了考古学和语言学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结论。她说,这是多种证据的结合,非常具有说服力。 (来源:科学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