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的信仰(2)

  水井的故事

漫步傣族的村寨,总能见到装饰讲究的水井和凉亭,依偎在郁郁葱葱的大青树下。据说,傣族水井代表了傣家人对水井神的崇拜。水井神名为叭雅阿树嘎塔麻拉扎,这个人生前建寺庙四千八百万座,白塔四千八百万座。他希望死后能够升天,变成神仙,却未能如愿,变成了一条大蟒蛇。他的儿子出家为僧,修行很高,到天上寻找父亲,寻遍整个天宫也没能找到,返回人间后,竟在一条沟里找到了已经变成蟒蛇的父亲。于是,他为蟒蛇念经超度,这条蛇死后重又投胎成人。这一世他到处建造凉亭和水井,并修了一条大路,最终因功德圆满而成为神仙。因此,傣家人认为,建水井和凉亭是为了供人们休息喝水,是善事中的至善之事。

事实上,当地村寨是否建水井、建水井的地点选择,都要取决于村寨中的中老年男子,修建水井也是男人的活计,很少有女人参与,可一旦水井建好使用后,挑水就是女人的活了。水井建成以后,要举行赕水井仪式:村民们载歌载舞地庆祝水井的建成,并请僧人念经祝福。水井建成之日,也是祭水井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要祭祀井神,淘洗水井,重新粉刷井罩等等。

傣族水井非常讲究装饰,水井上的图案和雕塑,大多是傣家人喜爱或崇拜的动植物,通常井罩上还装饰有各家捐献的圆镜,这些镜子嵌在井罩上,既增加了水井的美感,又可以利用反光吓走飞鸟走兽,以保持水井的清洁。井罩内还挂有一面大镜子,这是傣家人利用镜子的光线反射,观察井罩内水的清洁程度。

最有意思的是,傣族的水井都有自己的名字。有的名字是根据建造水井的地理特征而定,如“喃姆帕”,就是岩子上的水井,位于佛寺的水井就叫“喃姆宛”(“宛”就是佛寺的意思);有的则根据水井的用途起名,如“喃打老”(“老”就是酒的意思)是酒井,其水是用来烤酒的,“喃姆哽”(“哽”是吃的意思)是指饮用水井,“喃姆滚”(“滚”是人的意思)是专门用来洗衣服和沐浴用的;也有根据建造人名的起名的,如“喃姆嘿或”(“嘿”是指姑爷,“或”是汉族),是指为上门到这个村寨的汉族姑爷修建的,“喃姆婻”(“婻”是对贵族妇女的尊称)意指女人井。(赵金丽 /

 

竹楼:近水楼居的智慧

“没有一条河流,你不能建立一个国家;没有森林和群山的山脚,你就不能建一个村寨。”喜水居的傣家人把居住的干栏式竹楼通称为“很”,由“凤凰展翅”的“烘哼”演变而来。

翻开傣族创始诗史《巴塔麻嘎捧尚罗》,那里向我们讲述了傣家竹楼的种种前生:起初傣族先民居住在岩洞里,一代一代繁衍生息,后来岩洞住不下了,人们流落在外,风餐露宿,死伤无数。悲惨的景象触动着首领桑木底,他决心带领人们建造新的住所。宽大的树叶启发了他用树叶盖棚子,然而叶棚经不起风雨的考验;风雨中狗的坐姿,又启发了他建造陡坡形状的窝棚——“杜玛些”,雨水虽不漏了,却不能遮蔽被风刮斜的雨;经历了重重失败的桑木底,决心依旧,感动了天神,天神变成了凤凰,飞到了桑木底面前:它高高托起身子的两脚,暗示要立房柱,展开的双翅,示意屋顶要盖成人字形;低头拖尾,表示还要遮盖人字形屋顶的两侧,遮挡从侧面飘来的雨水。桑木底受凤凰的启示,终于造出了“凤凰展翅”式的竹楼——“烘哼”。

这种竹楼一般分为两层,上层根据生活需求,围合分隔为不同的居住空间,下层架空,堆放杂物或圈养家畜,并设置楼梯以达上层。这种建筑,在热带多雨地区具有很多独特的优越性,可防水患,可御狼虫,又利于除湿防病。

水是傣家人消灾纳福的吉祥圣物,人们在建造竹楼的时候,也离不开种种与水有关的礼仪。首先要选择良辰吉日到山中选取大树作为房屋的房柱,在选好的树旁放置一篾桌,面向东方,取米少许,边走边撒,再取圣水,绕树一周,也是边走边洒边诵经,意为征求树魂的同意,把树带回去做房柱。将大树伐运回去后,要用水对其进行清洗,边洗还要边唱《洗房柱歌》:房柱三十二/根根劈得滑/摆在青树下/活得像美男……新房建成以后,还要举行隆重的上新房仪式,其中包括“赕很”仪式,就是送走房柱和土地的灵魂,祛除新房中一切不洁净的因素的仪式。在这个过程中,水既是房屋的洁净者,又是房屋主人祈福的载体。(赵金丽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