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毒物?——那些被人类误会的蜘蛛

   李仲 /文

提到蜘蛛,绝大多数人的反应都是:好可怕、“五毒”之一、八条腿的多毛虫子等等,无不纷纷避而远之。而事实上,蜘蛛既不在“五毒”之列,也不属于昆虫家族。蜘蛛属于节肢动物门蛛型纲蜘蛛目,与昆虫纲的六条腿昆虫只能说是远亲;民俗传说中的五毒则是蛇、蜈蚣、蝎子、壁虎和蟾蜍,只不过某些小说把蜘蛛作为“五毒教”的圣物供奉起来,这才让蜘蛛背上了莫须有的骂名。那么究竟蜘蛛有没有毒呢?答案是肯定的,除了妩蛛科,几乎所有蜘蛛都有毒,但为什么蜘蛛没有被列入“五毒”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蜘蛛有毒,这和它的习性有关。在自然界中,蜘蛛或主动出击,或守株待兔,捕食方式五花八门,猎物虽有大有小却都是活物,因此它们需用毒液来麻痹或杀死猎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快速麻痹才是毒液的主要用途,致死作用只是其次的。
  从化学角度来说,蜘蛛的毒液是多元性的,包含有很多不同的成分,主要是一种大分子的神经毒多肽酶和较小的生物胺及氨基酸的混合物,有些也会发现有蛋白酶。因为几乎所有的蜘蛛都有毒腺,所以它们都是有毒的——至少对它们的猎物而言是有毒的。然而,在4万多种蜘蛛中只有大约200种对人类是有危险的,其中只有4个属的蜘蛛有可能造成死亡。
  在这些危险的毒蜘蛛中,最有名的莫过于“黑寡妇”了。“黑寡妇”的学名为红斑寇蛛Latrodectus mactans,属球蛛科Theridiidae寇蛛属Latrodectus,最明显的外部特征是腹部的红色漏斗状斑纹,雌性在交配后因为饥饿会吃掉没来得及逃跑的雄性而得名。黑寡妇蜘蛛的毒液属于神经毒,人类被咬后,伤口本身并不是特别疼,甚至不会被注意到。第一次真正的疼痛会发生在10-60分钟后的淋巴结区域,然后扩散至肌肉并发生强烈的肌肉抽搐。另一个典型的症状是扭曲的面部表情,被称为“脸部毒蛛中毒症”,主要表现为脸部潮红、大量出汗、眼睑肿胀、嘴唇干裂和咀嚼肌收缩,如果胸部的呼吸肌受到影响,最终会导致死亡。虽然这些听上去非常可怕,但实际上黑寡妇蜘蛛只分布在北美,其致死率还不到1%——完全是小概率事件!
  另一种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就是“捕鸟蛛”了。捕鸟蛛只是原蛛下目捕鸟蛛科Theraphosidae(也称为狒蛛科)蜘蛛的统称。之所以称其为捕鸟蛛,是因为当初发现这一类蜘蛛时误以为它能够捕食小鸟,但是否能捕鸟,也是个有待商榷的问题,因为捕鸟蛛生活在地下洞穴里,小鸟能够到洞口而被捕捉的机率实在是太低了。捕鸟蛛属于较原始的蜘蛛,其全身密生细毛。尽管它们体型很大,却远没有人们认为地那么危险。一旦被捕鸟蛛咬伤,对小鼠或昆虫来说可能是致命的,但对人类来说,还不如被黄蜂蛰得糟糕,而且大多数的捕鸟蛛性情温顺,不会主动攻击人,现在已经作为宠物而大受追捧。捕鸟蛛在中国只有广西、云南和海南有分布。
  相对于“捕鸟蛛”,异纺蛛科Hexathelidae蜘蛛的危险性就高多了,因为它们的攻击性强,非常凶狠,体型也较一般的蜘蛛大,被它们咬上一口可是很疼的。在澳大利亚,悉尼大疣蛛(学名:壮阿特蛛Atrax robustus)很危险,它的咬伤会引起剧烈疼痛、颤抖、肌肉抽搐、视力下降,甚至呼吸中枢麻痹。有趣的是,其毒液对灵长类有强烈效果,而狗、猫和兔子则几乎对其免疫。尽管如此,近一个世纪以来全球也只有10余起致死案例是由这种蜘蛛造成的,而自从1981年悉尼大疣蛛的毒液抗毒血清被发现之后,再也没有报道过此类死亡或重伤事件了。
  另一种比较危险的蜘蛛是刺客蛛科Sicariidae隐蛛属的美洲褐隐蛛Loxosceles reclusa,人类被它咬伤后,会引起局部肿大和皮肤肌肉坏死。其毒液主要作用的酶是神经鞘磷脂酶,能够造成伤口加深,不易治愈。其毒液也是溶血性的,这可能会导致肾衰竭,有时也会导致死亡。不过,绝大多数隐蛛属的蜘蛛对人都是无害的。
  所有蜘蛛中毒性最强的是南美的栉足蛛科Ctenidae游蛛属Phoneutria的蜘蛛。与上面所述的大多数危险蜘蛛不同,栉足蛛极具攻击性。它们的咬伤非常疼痛甚至能引起休克。以巴西游蛛(学名:黑腹游蛛Phoneutria nigriventer)为例,每次攻击都能注入大约8mg(干重)毒液,这个剂量在理论上足够杀死300只小鼠。然而,其咬伤对人类并不致命,或许是因为蜘蛛进行防御性攻击时,其毒液的注入量对人类来说并不算多。大多数受害者会在一到两天内康复,只有很少一部分人需要使用血清治疗。据报道,2006年在巴西共有2700人被巴西游蛛咬伤,其中也只有0.5%-1%的人出现了严重的中毒反应。
  站在统计学的角度来讲,人类被蜘蛛咬伤远不如其它比如蜜蜂、胡蜂、大黄蜂等叮咬更危险,数据显示,每年死于蜂蜇的人要远远多于被蜘蛛咬的人——这是因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更容易遇到那些膜翅目昆虫而不是蜘蛛,而且通常遇到的是一大群蜂。
  从生物学观点来看,蜘蛛毒素的主要功能是麻痹猎物——也就是昆虫或其它小型无脊椎动物;对于大型动物(包括人类)的防御式反击是次要的。有些蜘蛛拥有强力且快速作用的毒液,这是因为它们会捕食更危险的猎物,如蜜蜂、大黄蜂或其它蜘蛛。相比之下,很多结网的蜘蛛在攻击猎物之前会小心地用蛛丝把猎物缠起来,它们的毒性就弱了很多。
  中国自古就有“蜘蛛集则百事喜”的说法,劳动人民对蜘蛛的喜爱可见一斑,又怎么可能把蜘蛛算作“五毒”之一呢?更何况,从前文的内容中我们可以明确一点:真正对人类有危险性的蜘蛛中国一种也没有。因此,“谈蛛色变”其实是极不科学的。
  
作者简介:李仲,男,硕士研究生,从事蜘蛛的生态与行为学研究工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