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袋距兰的曲折故事

 文/图 李剑武   

2008年底,我跟朋友一起去曼点瀑布玩的时候,在河边的一株榕树上,发现有十几株像蝴蝶兰的兰花,已经有了很多种子,只是种子还很嫩,估计刚过花期不久。拍了几张照片,就没有再理会。回来鉴定照片的时候,发现国内记载的蝴蝶兰属及尖囊兰属里竟然没有能够对的上的,感觉很遗憾,当时怎么就不采一株回来栽种,等开花好好鉴定,也许这是个新记录或者新种,甚至新属呢?!
     2009年5月份,应西双版纳纳板河流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朋友的邀请,到曼点做样方。中午大家就在那棵榕树下用餐。突然想起那株曾经查不到的兰花,征得同意,采了一株回来用碎砖、碎木屑、水苔栽种,每天喷水,悉心照料。
6月中旬,我看到根部发出了一个花序,从此每天晚上都把它放到卧室里,白天又拿出来晒太阳,生怕被蜗牛吃了,就这样天天看着一个个的花苞长大。到了8月份终于迎来了第一朵花,果然不是国内所记载的,无奈手里的资料查不到这个种,便把照片发给朋友叶德平一看,说是Seidenfaden编写的《Opera botanica》里的Lesliea属和这个有些像。他把书复印了一本送我(在这里特别感谢他对我的帮助),查了书上的拉丁文特征描写,我手上的这个种就是Lesliea,一个新记录属,心里一阵高兴,准备材料想把它压成凭证标本,可转念一想,现在才开第一朵花,压了怪可惜的,应该等它多开点花,好好欣赏一番再压。
    接下来需要出差10多天,临走前担心兰花怕缺水干死,就把它放在一个阴凉的、能接收到露水的地方。没想出差回来的时候,等待的却是一个噩耗!植株不见了,只剩下一点点的根,边上还有几只蜗牛,花盆里满是蜗牛爬过的痕迹,气得我抓起那几只蜗牛狠狠地摔在地上——辛辛苦苦照料了3个月,最终还是没能逃脱恶运。

 到了年底,再次应保护区的邀请去做样方的时候,满心欢喜地跑到那个地方,发现那棵树已经不在原地了,被洪水冲到了几十米外的河边,树上什么都没有了,就连树皮都被洪水刮走大半。我马上找遍了周围的树,除了太高的看不到外,都没有找见Lesliea的影子。心想可能这个种永远也不会记载在中国国土上了吧。失望至极。
 2010年9月份,和朋友再次来到曼点瀑布玩,就在瀑布边的一棵树上,发现一枝条上面有株正在开花的兰,用镜头拉近一看,竟然就是我苦苦寻找的Lesliea!欣喜若狂的我马上拍照,并采集了凭证标本。
2011年底,这个种终于在国内有了一个名份――袋距兰。相关文章发表在《植物分类与资源学报》2011年第6期,中国兰科一新记录属――袋距兰属。http://journal.kib.ac.cn/CN/volumn/volumn_1301.shtml
 
作者简介:李剑武,男,实验师,主要从事植物分类工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