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深处古茶香

  文/ 齐丹卉 图/ 李剑武

初见“千年万亩”古茶园
     2002年,为了开展我的硕士研究课题,我有幸去到景迈山,看到了古茶园,从此便与大叶茶结缘。景迈山位于澜沧县和勐海县交界处,离景洪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远远望去,山上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只有走进去仔细看,才能发现高大乔木下面分布着疏密不均的茶树。第一眼看到那些茶树真令人震撼,跟平常见过的现代茶园——密集型种植的台地茶园完全不同。古茶园里的茶树,散生于天然林下,完全与森林融为一体。每棵茶树大概有两三米,需要爬到树上去采摘鲜叶。第一次置身于古茶园中,看到身着鲜艳衣服的采茶女站在碧绿的茶树中采茶的迷人景象,我就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地方。
    

在布朗族传说中,布朗祖先叭岩冷带领族人迁徙到此,惊叹这物华天宝之地,便留在此地种植茶园,并给后代留下遗训:留下金银财宝终有用完之时,留下牛马牲畜也终有死亡时候,唯有留下茶方可让子孙后代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相传西双版纳的傣族土司曾把第七个公主嫁给叭岩冷。公主嫁到景迈山之后,日夜思念家乡河边的生活,郁郁寡欢。为了排解公主的烦忧,叭岩冷在山上种了一棵“象鱼树”。尽管只是个传说,当时我们爬到芒景村的后山上,确实看到了一棵古树,突出的树根真象鱼一样,莫不是这棵存活了千年的“象鱼树”,向后人们不断地诉说着叭岩冷对妻子的深情?据考证,这片古茶园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占地2.8万亩,实际采摘面积约1万亩,是名副其实的“千年万亩古茶园”。
    调查古茶园“户籍成员”
      要对古茶园进行调查,首先要选有代表性的样地。景迈山上有两个村子:芒景和景迈。芒景村主要民族为布朗族,共5个寨子,我们选取古茶园保存面积较大的3个进行调查,包括芒景、芒洪、翁基;而景迈村主要民族为傣族,有6个寨子拥有古茶园,也选取古茶园保存面积较大的3个进行调查,包括景迈、勐本、芒埂。选好调查村寨之后,开始对每个村寨的社会经济情况、古茶园的生物多样性及管理方法进行调查。
     古茶园里不但有茶树,还有很多其它的植物。从生态学上来说,生态系统的多样性与稳定性之间紧密相关,调查古茶园的生物多样性——也即古茶园的“户籍成员”是此次调查的重中之重。我们在所选村寨中随机抽出百分之十的农户,到他们家的古茶园进行现场调查。调查采用样方法,也就是先在每家农户的古茶园中用皮尺拉出20米×20米的正方形样方,然后开始调查并记录样方中所有植物(包括乔木、灌木、草本、藤本、寄生、附生等各种类型植物)的种类、数量,最后通过专门的统计软件定量地统计在一定面积上的植物种类与数目、每棵植物大小,希望能够准确地评价古茶园的生物多样性水平。
      在我们选取的6个寨子中,共设置了78个样方。这些样方中共发现900余种植物,其中发现珍稀濒危保护植物15种,包括:濒危植物5种,易危植物7种,稀有植物3种;国家三级保护植物11种。其中,一些乔木如红椿、黑黄檀、思茅豆腐柴等,都是优质用材树种;滇南红厚壳、假山龙眼等有较高的药用价值;毛叶樟是著名的香料植物。这些珍贵树种在当地的天然林中已经很难见到,但在古茶园中却得以保留,可见古茶园在物种保护方面起了重要作用。
     古茶树历经沧桑,附生植物极为丰富,以兰花最为典型。据统计,样方中共发现51种兰花,是古茶园中最优势的科。兰科植物开花的时候,是古茶园最美的时候,盘曲宛转的虬枝中间,经常见到花团锦簇,姹紫嫣红,无论谁见到都会赞叹不已。问题是那些附生在茶树上的植物,会不会影响茶树生长呢?

     事实上,附生植物生长在茶树上,只是需要一个立足之地,不会对茶树造成影响,但寄生植物不同。古茶树上的寄生植物也比较多,最常见的就是扁枝槲寄生,当地俗称“螃蟹脚”,几乎所有古茶树上都有。扁枝槲寄生是一种半寄生的植物,扎根在茶树上,从茶树体内吸收水分和无机盐,用自身的叶绿素进行光合作用制造养分。茶树上如果寄生太多会影响产量。可是,对于景迈茶山来说,“螃蟹脚”具有特殊的意义。历史上,景迈茶山的茶叶通过茶马古道源源不断地从马背上运出大山,一部分作为普洱茶的原料之一进入当时的普洱府,另一部分则从产地直接销往缅甸、泰国等东南亚国家。景迈茶山的茶叶在外地市场上十分畅销,而采茶时无意中采入的“螃蟹脚”,就成了景迈茶山的品牌标志。

   波涛家的古茶园 
     景迈山的古茶园吸引人们,不仅仅是因为其年代久远,更是因为它古老而科学的种植方式。如今,茶是人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饮品,人们想到茶的来源,自然而然的会想到现代茶叶种植园里成排成排整齐的茶株,几乎遗忘了,茶树也曾经是森林里的诸多树木中的一员。景迈山的先民们在摸索茶树生长习性的基础上,模拟自然生态系统,把茶树种植在天然林下,形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古茶园生态系统。古茶园里物种丰富,结构复杂,生物间相生相克,不会出现大面积的病虫害;同时上层乔木的枯枝落叶给茶树提供了丰富的营养,所以这里的茶树不需要施用农药和化肥,是纯天然的有机茶。
     

拥有这样的古茶园,景迈山的茶农们究竟是如何管理的呢?为此,我们在景迈古茶园分布的中心“大平掌”周围,选取自然条件都差不多的四个波涛家(波涛,傣语,对年长男人的尊称)的古茶园进行对比调查。走访调查的结果是波砍空家每年除草2 次,茶树根部周围用锄头铲草,地块内古茶树人为砍顶较多,约占50%,留桩高50–150厘米不等,平常不补苗,茶园无围栏,中间有拖拉机路穿过,放牛频繁;波仙温家每年除草2 次,用锄头把草本层全部铲除,平常会补苗,茶园有围栏;波叶所家,除了每年3 次定期除草外,还经常不定期除草,用刀把高草砍掉,少量补苗,茶园无围栏;波叶温家每年除草3 次,常用刀把高草砍掉,补植新茶地的茶苗,茶园有围栏。
     尽管同是古茶园,各农户之间由于管理方式的不同,物种丰富度不同,所得经济效益也不同。波砍空家和波仙温家是处于同一地块位置的相邻的两家,自然因素基本一致,但波砍空家的古茶园没有围栏,中间有两条拖拉机路通过,土壤被践踏板结;茶树稀疏、放牛频繁,很难见到更新茶苗。这样的管理措施既没能保持较高的物种多样性,经济效益也低。相邻的波仙温家古茶园,四周用围栏围起,牛难以进入,且进行人工补苗,因而茶树密度较大,产量较高,但物种丰富度较低。相比之下,波叶所家和波叶温家古茶园单位面积收入较高,物种丰富度也较高,他们对古茶园的管理经验可向其他农户示范推广。

 通过对茶园管理方式的调查发现,茶园管理者会适当的砍伐部分乔木和无用的灌木,给茶树创造适宜的光照条件。茶树本是耐荫、喜温、喜湿的物种,当光照强度达到80%的时候,茶树才能达到最佳生长状态,茶叶的产量和品质均好于完全光照条件下的现代茶园。管理茶园的时候,人们会刻意保留一些有用的乔木幼苗,并保留一些不影响茶树生长的其它植物,这样的管理措施既保护了生物多样性,又维护了古茶园生态系统的稳定,值得借鉴。
   后记
     毕业之后,我曾数次回到魂牵梦绕的景迈古茶园,而每次回去都是触目惊心的见闻。2007年普洱茶价格暴涨,在利益的驱使下,人们纷纷在古茶园中投入大量精力,很多农户把小灌木和草本全部去除,以免这些植物与茶树争夺养分。甚至还有人为追求短期经济效益,开始在古茶树下偷偷施用化肥,更有甚者,使用除草剂除草。转眼不过数年,大平掌那棵“茶王”树也因为人们非科学的保护而枯死……下次再去时,古茶园中的一切,是否还能如初见时的自然美丽?经济利益与生态系统保护之间,究竟谁主沉浮?实际行动中,谁才有真正的话语权?!

    
 
         作者简介:齐丹卉,女,硕士,讲师,从事生态学方面的教学与科研工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