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一故事

双舞

2011-08-36-01

我徜徉在正午幽暗的雨林里, 微风拂面带着花草树木的芬芳,沁人心脾。森林中不时传来阵阵鸟语以及许多不知名的昆虫歌声,使人仿佛置身在一场音乐会的演奏现场,更令人心旷神怡。正行间,当阳光偶尔穿过树冠间隙洒落林间时,一幅美妙的景像跃入眼帘,一对白点兰花,在轻风中摇曳,宛如一双玉人轻歌曼舞,洒落的阳光又如舞台上的灯光,间或照在舞中的这对花上,更像在舞台上精彩的双人舞,我陶醉了!这雨林中大自然的气味、声音和视觉,合成立体的雨林交响曲,令我流连忘返。(薛云 文/图)

被爱到家的兰花

2011-08-37-01

生活在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的少数民族都很喜欢兰花,特别是傣族和布朗族,他们把耐旱的野生兰花移栽在自家的房头上,又随时采摘戴在自己的头上, 把自己溶入花的世界之中,图为盛开的叠鞘石斛。(邱开培 文/图)

晶帽与菩提

2011-08-38-01

轻雨浥尘,荡涤万物,傣寨佛寺旁的菩提树上,一株株一串串绽放的晶帽石斛,经过细雨的滋润,亮丽清新,显格外晶莹剔透。微风吹过,如天仙般婀娜曼舞,高洁妩媚,幽香袭人,沁人心脾。晶帽石斛花淡雅、宁静,给人以纯洁、高尚的感觉,这样的品德和性情激发我对自然摄影创作的热爱。(薛云 文/图)

嫁给心仪的树

2011-08-39-01

曾经看到过一篇关于兰花的散文诗:一个温情的日子,一颗树娶了一支花(兰花)……, 那株兰草一定会为树开出一簇最美的花,因为,花开只一季,树却为不让花寂寞,让花记得花期,一刻不停的,欢乐的舞蹈着,从秋到冬,从春到夏……。这一株球花石斛一定嫁给了它心仪的树,才为树开出了如此美的花!同时让我想到,西双版纳所处地区的野生兰花多为寄生兰,没有了树,没有了它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怎么生长,生态保护很重要。(陈燕 文/图)

 石豆兰新种

2011-08-40-01

中国石豆兰属又添一新种——天贵卷瓣兰(Bulbophyllum tianguiiK.Y.Lang&D.Luo)该种产于广西雅长兰科植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于 2007年3月由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吴天贵在保护区考察时发现,经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兰花专家郎楷永研究员鉴定,确认是石豆兰属又一新种,并把它命名为天贵卷瓣兰。 (刘世勇 文/图)

金 穗

2011-08-41-01

在西双版纳勐海县的一座古茶山,随着雨季的来临,古茶树上的寄生物竞相生长,一种我不知名的兰花(滇南鸢尾兰)正在开放,花束如同金色的小米弯垂,我起名“金穗”兰花。(陈燕 文/图)

黑暗中的舞者

2011-08-42-01

沟谷深处,密林腹地,乱石上,枯叶下,有奇兰静寂开放。那天恰是一个阴天,下午四点的林下,光景已如外面的暮色时分,很有些阴阴暗暗,但那一缕幽香,或者说冥冥中的奇异力量,牵引着我在一片树叶下发现了这朵奇葩。
拟锚柱兰属是单种属,只有拟锚柱兰(Didymoplexiopsis khiriwongensis)一个种,97年被报道,模式标本存于泰国。04年国内首次在海南发现,被报道为锚柱兰属一新种,命名为海南锚柱兰(Didymoplexiella hainanensis),后于修订时被归并为拟锚柱兰。由于此种很稀少,才发现时我们都没有见过,大家欣喜若狂,以为会是一个新种,可惜查证后发现如上资料。也许几年前海南的工作者们已经经历过同样的悲喜两重天吧。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在紧接着的未来,如何好好的保护和保存这一珍稀物种,才是我们需要慎重考虑的。(莫晓雪 文/图)

纯静

2011-08-43-01

很常见的很常开的也很长开的一种兰花——三褶虾脊兰(Calanthe triplicata ),在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荫生园和兰园长着几大片,在一些不起眼的角落也散落了不少。植物志上说她的花期是四五月,但此片拍于七月,后来又知此种广布于从日本到非洲马达加斯加的广大区域。可以说,我喜欢这个花,如同喜欢路边一朵无名的小野花。想她洁白的清瘦的姿态,可见于各处的旷野中,如同仙子,凌立在风中。(莫晓雪 文/图)

美丽招牌

2011-08-44-01

生活在澳大利亚的兰花( Diuris magnifica)看似有蜜腺,但其实没有花蜜。这种兰花经常大面积开花,看起来像有蜜的豌豆花,成群盛开,通过视觉欺骗来吸引蜜蜂传粉。(图片来源:National Geographic  刘光裕 /翻译)

香水使者

2011-08-45-01

雄性蜜蜂(Euglossa deceptrix )到兰花(Gongora powellii)上收集香水,然后吸引雌蜂。雌蜂很喜欢这种兰花分泌的香水,所以兰花可能通过吸引雄蜂来达到传粉的目的。(图片来源:National Geographic  刘光裕 /翻译)

臭味诱惑

2011-08-46-01

具有腐臭味的兰花(Masdevallia calura),大多颜色鲜红,似肉,能够分泌腐臭味吸引苍蝇。图中苍蝇(Drosophila sp.)背上已经携带着兰花花粉。(图片来源:National Geographic 刘光裕 /翻译)

同谋

2011-08-47-01

这种被称为的蜘蛛兰的兰花(Caladenia pectinata),顶端长得很像雌蜂,通过分泌雌性激素吸引雄蜂前来交配,进而达到传粉目的。蜘蛛兰通过欺骗手段,吸引传粉者。毛粘苔则是食肉植物,直接把传粉昆虫捕捉吃掉。右边的蜘蛛兰(Caladenia sp.)和左边的毛粘苔(Drosera menziesii )常常长在一起。这种两种植物长在一起的“合作”方式是澳大利亚特有的物种间关系。(图片来源:National Geographic  刘光裕 /翻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