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蔡希陶一通手札看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之筹建

  胡宗刚 /文

 

   手札为历史研究重要材料,从中不仅可以寻觅事件之原委,还可明晰事件当事人之境况及与事件相关之人彼此之关系。若将这些陈述清楚,历史功过即自然显现。关于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创建,在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所和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所收藏的档案中,当时人士来往书信并不多,这使得后人完整记述其历史带来一定困难。但是,在留下不多信札中,还是对探知一些历史细节有所裨益。
   本文将要引述蔡希陶一通书札,系写给吴征镒,作于1957年12月30日,所谈内容是在西双版纳设立植物园事。在引述之前,先为简述设立植物园之背景。1955年中国与苏联联合组对云南紫胶进行考察之后,1956年又组织云南生物综合考察队,将考察范围扩大到地质、地貌、土壤、气候、植被、动植物区系和生物资源等。中方此次植物方面考察,由中科院植物所承担,中科院植物所昆明工作站故也参与。昆明工作站前身为云南农林植物研究所,成立于1938年,蔡希陶一直在此所工作,1949年该所归并到中科院植物所。此时吴征镒为植物所副所长、蔡希陶系工作站主任,他们均为调查队副队长,队长是昆虫学家刘崇乐,总负责则是中科院副院长竺可桢。在中苏联合调查期间,苏方向中方建议在云南南部设立森林生物地理群落综合研究站,由中苏合建。得到中方同意,很快即在景洪大勐龙选址兴建。与此同时,苏方还建议设立植物园和自然保护区。在酝酿过程之中,昆明之蔡希陶与北京之吴征镒多有联系。限于当时条件,有人主张将植物园与自然保护区合并建设,吴征镒来电告知。蔡希陶认为此主张不妥,随即作函回复,说明其意。此将该函大部摘录如次:
     征镒同志:
          复电敬悉。
      景洪成立植物园事,事实上不能与禁伐区合并,因禁伐区是天然林,要保护,不能砍;而植物园系引种试验之用,必须有相当面积的空地。我个人,也有不少其他的人,总认为开发热带,光停留在调查了解的阶段,不加以试验,是不足为生产服务的。所以电复所云,将植物园并入保护区,事实不可能,而只能说,植物园宜接近保护区,以便利观察照管。
      我与李文亮同志初步商谈,为节约财力人力,主张将热带植物园、群落观察站、保护区以及紫胶虫试验,一起合并,设在景洪。如此,行政、气候等可不再各搞一套,符合精简精神;同时四方面的目的要求,都可达到,为开发热带资源服务。此意见待向云南省委请示后,当专案向院提出。
      周光倬先生原是竺副院长告诉他,队上亟需地理方面的人,叫他与我联系。我与文亮同志商量,因站上也需要气候方面的人,所以名额报在站上,对上需要即参加队的工作。他虽在云大教地理,实际上并不太专门,是一般的地理。云大经济系撤销,他无课,所以已同意调来,并和我们一起旅行了易武、勐腊、勐棒回来。请你再问一问竺先生,到底需要不需要?群落站的气候方面适用否?
 ……
 致
 敬礼
 蔡希陶  12,30[蔡希陶致吴征镒,1957年12月30日,中科院昆明植物所档案。]
  

    由此函可知蔡希陶对植物园理解高出一般人士。植物园作为一项科学事业,源于西方科学先进国家,传入中国至其时,虽已有年,但尚不普及。蔡希陶虽然未曾出国留学,但其师友之中即有几位植物园专家。陈封怀1934年留学于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归国后任庐山森林植物园园艺技师。抗战时期陈封怀曾来云南农林所工作,其时,农林所也建有小规模植物园,蔡希陶或为接受其指导。农林所之俞德浚,在抗战胜利后,亦往爱丁堡皇家植物园进修,1950年回国,在中国科学院植物所主持植物园建设,其对蔡希陶亦应有影响。1956年当蔡希陶任用新分配来工作站未久之冯耀宗负责从事工作站植物园工作,即令其先赴庐山植物园、北京植物园参观学习,接受名师指导。因此,蔡希陶对植物园建设一开始即有纯正之观点,此后昆明植物园及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能享誉国内外,实因蔡希陶学术思想奠定其基础。此非常重要,若有偏离,待其发展,则失之更多。但是,此时蔡希陶只是工作站主任,其意见只能影响决策,故函文多有和缓之词,亦见其洞悉世事。
   其后,蔡希陶起草“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规划”,将植物园的方针和任务界定为:
    1、将过去已经在云南发现的经济植物收集引种,通过栽培观察,进行选育优良品种。如云南的儿茶、槟榔、大叶茶、咖啡、香茅草、木姜子、蓖麻、樟树、柚木、铁力木以及各种热带水果。还有著名的热带药用植物,如蛇草、马钱子、三七等,也都应列入引种名单。
     2、和华南及东南亚、南美、非洲等地热带国家的植物园建立密切交换关系,经常引种国内外的各种经济植物种苗,对于橡胶、咖啡、可可、胡椒等经济意义特大的作物,当通过企业部门或华侨关系,广搜各种优良品种,重点繁殖栽培,以服务于我国正在发展中的热带种植场事业。
      3、为了最大限度的利用自然为社会主义服务,要大力发掘野生植物,化无用为有用,培养出数以百计的各种丹宁料、纤维料、芳香料、油脂料和药物的新品种,使它们驯化为人类所用。
[蔡希陶: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规划,1958年。中科院昆明植物所档案。]

  

   蔡希陶所作之“规划”,还写出一些具体措施。这些措施与此后之实施虽有出入,尤其是建园时间及经费和所需人员,均是蔡希陶作为昆明工作站主任之构想,而不是按照上级领导指示所作出,故其规模甚小和速度甚慢,以合精简精神,故亦抄于此。
     1、一九五八年春季开始勘查适宜园址。
      2、园址拟建设在西双版纳首府西南50公里的大勐龙,海拔1700公尺,有简便公路可通,与本站的另一新机构“生物地理群落站”相接近,便于行政领导及互相联系。
      3、园址面积3000-5000亩。要有小山、溪谷等复杂地理条件,以荒地为主,尽量勿占耕地。
      4、今年在园址划定后,就立即进行开荒垦殖工作,要求秋季能播下经济植物100种,五年后有2000种。十年后成为有名有实的一个热带植物园。
      5、经费。本年经费由昆明工作站自筹解决以应急需。
      6、干部。处级干部及工人由下放干部中选调,本年需农校毕业以上程度八名,工人三十名。其他负责业务领导及乡镇领导的干部,请院办事处考虑由其他机关或大学中调配。

[ 蔡希陶: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规划,1958年。中科院昆明植物所档案。]
    蔡希陶写此“规划”草稿,未署日期。稍加分析,即可断定是在其将赴西双版纳设立群落站之前所写。蔡希陶致力于植物资源的调查,对建立植物园甚为迫切。其时,全国实行大跃进刚起步,中国共产党提出“科学要为工农业生产大跃进服务”,建立热带植物园,促进植物科学为生产服务,也符合政治形势。云南省人民委员会于3月29日【(58)会文办密字第008号】指示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人民委员会将勐龙曼金寨附近荒地、荒山及原始森林化作园址[ 《云南省志  卷七  科学技术志》在“大事记”中,将“中科院接受苏联费多洛夫建议,决定在西双版纳建立云南热带植物园”,系于1958年3月29日。其实,此日乃云南省人委发文,同意建立西双版纳植物园之日期。《云南省志》将此混为一谈。]。将植物园选址在勐龙,当然是蔡希陶的主张。早在1956年有创建植物园意向时,他便开始选择适当园址,“曾经在全云南低纬度低海拔地带跑过四、五千公里,当时有些地区还不通公路。先后勘测过廿九个地点,仅允景洪一县勘察过十多个点”[ 蔡希陶: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建立过程中的几点体会,1963年11月,中国科学院植物园工作会议材料。西双版纳植物园档案,1963-1-1.],最后确定在距离允景洪五十余公里之外的大勐龙。
   一般而言,凡建设植物园,无不建在社会设施较好,又是地区政治文化中心的地方。在西双版纳当以景洪为其中心,理应在建在景洪。但蔡希陶认为,景洪周围的自然界面貌受人的影响太多,他理想中的植物园是可以就地引种植物,有多种多样栽培植物的园地,各种植物各得其所,又野生和人工栽培能相互参照。蔡希陶是将植物园之植物放在首位,而将从事植物园建设之人放在次要地位。如此考量,自然会有不同意见,但蔡希陶依然坚持,可以说明蔡希陶具有狂野性格,如同其早年主动申请来云南采集标本一样。但是几百人建设植物园与几个人采集标本,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将植物园设于荒野,无疑是蔡希陶在冒险。但蔡希陶敢于冒险,正是他的勇气所在。其后,植物园在大勐龙设立仅几月,便发现其地并不适宜,蔡希陶依然不曾退缩,还是按其理想,在远离城市之外,寻找园址,最终在勐仑选定罗梭江环绕之葫芦岛,如此变更,更见其意志之坚定。

作者简介:胡宗刚,江西九江人,副研究馆员,致力于中国近现代生物学研究机构和生物学家传记研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