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的欣慰

 赵金丽 /文

  

   

    三月的西双版纳,宜人的雾凉季搭上了末班车,缓缓驶向泼水节的狂欢。

    刚刚看完电影《绿海天涯》,我乘上了开往西区的电瓶车,一味沉浸在电影情节中感人的幕幕,任凭晚风和着虫鸣花香,吹乱我青春的长发。车到了某一站点,停了。我按捺不住内心某种情愫的涌动,立刻下车,向蔡公村快步走去。

     薄雾清远,星光点点。

     我走过树海行雕像,循着池塘的蛙声,来到蔡老当年手植的那棵龙血树前。

     蔡老,您好!

     龙血树那如剑般的绿叶拂动了。

     您离开葫芦岛,离开您毕生为之付出心血的绿海,已整整三十年了。

     您的亲人,思念您。听到了吗?您的儿女孙辈们在为您深情地朗诵《您是一棵大树》1:

      您是一棵大树,植根于苍苍莽莽的深土
     一百年前的烟雨江南,您拉开了传奇的人生帷幕……

     您生前的老友、同事,追忆您。看到了吗?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他们,相聚一堂,共叙与您有关的陈年往事2:从您与俞德浚共同翻译《栽培植物起源》,到您独闯云南担当“采花委员”的“壮举”;从“大金元”的引种试种到橡胶宜林地考察;从您与吴老(吴征镒)共谋“花开三带、果结八方”的科学梦,到您担起“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创建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重任;从您重病中不忘送给沈师傅的“银丝卷”到寻血竭途中共享的“一份红烧肉”……

     您事业的后继人,缅怀您。见到了吗?那一拨拨老、中、青科技工作者们3,他们从您的论著与实践中探讨您的学术思想;他们尊称您是“中国植物标本采集的先驱者”;他们引经据典,认为您具有“文学家的激情浪漫、艺术家的奇思妙想、科学家的社会责任”;他们秉承您的足迹,思考环境友好型橡胶园得建设、结合植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研究新时代的资源植物……

    三十年,岁月流逝,沧桑巨变。

   您的儿女们现也已老去,孙辈们长大成人,唯一不变的是,他们对您千般的思念,他们一如既往“秉承您的宏志,勤奋工作,快乐生活”!

    您在大地上撰写的“立体文章”,如今已在云南的红土地上开花结果:“云烟”享誉中外、橡胶形成产业,樟油、香叶天竺葵油已成为云南省外贸出口创汇的重要商品之一,被少数民族誉为“圣药”的“龙涎香”,还有用龙血树提炼而成的“血竭”,都成为了云南医药的新兴产业等;

    您绿色事业的后继者们踏着您的足迹,开拓了人工植物群落学、民族植物学、保护生物学等一个又一个新的研究领域:

    您毕生创建的两所(园),正踏着新的方向,书写浓墨重彩的新篇章:1938年您艰苦维持而筹建的云南农林植物研究所,如今的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已成为我国知识传播和高级生物学人才培养基地之一,成为西南地区天然药物产业化孵化基地之一;1959年,您带领着一群“鲁滨逊”们在西南边陲开创的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如今这里组成精干的研究团队,发表了包括《NATURE》、《ECOLOGY》、《PNAS》在内的高水平学术论文,成为国际化的研究中心;这里已是我国面积最大(1 100公顷)和保存物种(近13 000种)最多的植物园,成为国家战略性热带植物资源研究开发与保存基地;这里拥有专业的科普队伍,数十年不断创新的“科普旅游”理念,每年吸引近60万次的游客,来葫芦岛感受热带雨林的魅力,来体验热带植物的神奇,于是,这葫芦里“药”也早已闻名中外!

百年诞辰之年,远在天国的您,看到这些听到这些是否感到欣慰呢?

一阵风吹过,我看见那如剑般的绿叶又舞动了。我想,这应是您肯定的回应吧!

[1]2011年元旦,在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隆重举行科研中心启用仪式之际,植物园创始人蔡希陶教授的亲属应邀来园访问,并在当天晚上的文艺晚会上,他们集体朗诵了自己创作的诗歌《您是一棵大树》,深情回顾了蔡老远离繁华都市、扎根边疆、钻研科学、造福人民的一生。 

[2]2011年3月12日著名植物学家蔡希陶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在昆明世博花园酒店举办纪念蔡希陶诞辰100周年座谈会。来自地方各级政府、相关科研机构、兄弟院所、媒体以及蔡希陶先生亲属、生前老友、同事等共计100多位来宾参加了此次座谈会

[3]2011年3月13-15日,由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主办的“植物资源可持续利用暨蔡希陶学术思想研讨会”在云南省西双版纳举行。本次研讨会的目的是为了交流和研讨植物资源可持续利用研究方面的学术成就和新进展,继承和弘扬版纳植物园创始人—蔡希陶教授学术思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