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树的生存哲学

   张媛 文/图

说到榕树,大多数人会立刻想到路边的行道树,其实,榕树是对热带、亚热带桑科榕属植物的总称,它是热带植物区系中最大的木本植物之一,是热带雨林物种的重要组成部分,占据着乔木层、灌木层、藤本层等不同的空间。
   然而,榕树能在成千上万种物种共存的热带地区脱颖而出,成为关键物种,并非易事。在竞争激烈的热带雨林里,榕树具有自己一套独特的适应机制和生存绝技,简单地说,可概括为“机智敏捷,能屈能伸”。所谓“机制敏捷”,是指榕树能够在旷野次生林或废弃地里很快建立起种群,速度之快,是很多物种所不能及的;所谓“能屈能伸”,是指榕树既可以成长为雄伟的参天大树,也可以在林下形成灌木,还可以寄生在其它植物身上,甚至还能匍匐在地表,与苔藓杂草等争夺地盘(图1-6)。


   在营养丰富的土壤中,榕树总能显示出他“高人一等”的生存智慧:在植物密度很高的森林中,榕树会将身躯挺得笔直,积蓄所有的能量,一个劲地向上发展,因为这样才能在竞争激烈的森林中占领阳光、雨水、空气。但在较为空旷的土地上,榕树又将枝干尽量分叉,不断扩展领地,将一棵榕树成长为足以提供几百人纳凉的“森林”。


   榕树的这套充满智慧的生存哲学,使它不仅能够在营养条件好的土壤环境中生长,也能在罕有其它物种的严酷环境中生长。例如,在西双版纳地区,随处可见寄生在棕榈树上的榕树,只要棕榈的叶腋间有一点腐烂的树叶形成的腐殖质,榕树的种子便能发育成小苗,然后根系还会顺着棕榈树延伸,直至将棕榈树包裹并且绞杀致死。在叶腋间的腐殖质中生长对榕树来说还不算什么难事,榕树甚至还能在连苔藓和杂草都难以生存的、贫瘠的岩石上生长,岩石的缝隙里只要有一丁点的泥土,榕树的种子就能发芽。严酷的环境让榕树的根系没有钻进去的可能,可榕树自有他的办法:将自己的根系攀附在岩石壁上,在几乎完全没有土壤的岩石上吸附营养,并将这些营养输送到树干上去。有时榕树树根的长度能达到树干的几倍,而且比树干更粗壮,这样的特点使得他可以在贫瘠的地方为树干输送尽可能多的营养。

一粒种子、一段树枝、一截断根,只要是榕树的,在泥地里、在沙土上、甚至在石崖的缝隙中,都有可能诞生新的生命。强大的生命力使他既喜欢在温暖潮润的沙质土中成长,又能在缺水少土的贫瘠石隙里郁郁葱葱。“榕荫极厂,以及能容,故名曰榕。”《闽书》中的这句话不但说明了榕树适应性强、容易成活,还因为榕树巨大的树冠,而将其看作一种兼包并蓄、有容乃大的象征。榕树除了生命力很强外,寿命也是非常长,清代赵学敏编的《本草纲目拾遗》中,将榕树称为“不死树”,谓其长寿。如果不是被砍伐,榕树可以存活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阳朔有一株隋朝所植的大榕树,至今已1400多年的历史,历经沧桑,盘根错节,老态龙钟,但仍然生机勃勃(图7-15)。


   正是由于榕树这种对环境从不苛求的仁者风范,使他牢牢扎根在严酷环境中的同时,也深深扎根在人们的心中,他常常被看作吉祥和平安的象征。例如,在西双版纳地区的傣族居民多信仰小乘佛教,人们把榕树看作是“神树”、“龙树”,在傣族村寨里,寺庙旁,随处可见人工栽培的榕树;此外,傣家人生男育女时,还要在村寨附近栽一株高榕,以求神灵庇护小孩健康长寿;在高大的菩提树上,人们常常挂上红绳香包,焚香膜拜,以祈求有情人终成眷属。而在福建,当地人对古榕树的崇拜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崇榕文化:闽台百姓尊榕树为“树王”,他们认为榕树有灵气,有情感,最能荫庇乡人,每到逢年过节,人们有喝榕树水以求长寿;用榕树水喷洒房间以驱邪恶;亲友婚喜的礼物上中放上一束榕枝象征爱情万古长青等(图16)。
   千姿百态的榕树为我们展现了他对生存的渴望和生命自身的勃勃生机,在榕树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和不畏艰难的气节,这种广取博采,兼收并蓄,不屈不挠的生存哲学,应该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

作者简介:
张媛,女,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进化生态学研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