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发公主婻捧欢的故事(下)

黄建平 /文

   有一天,神象王带领所有的象出去游玩,他们往勐养方向走,穿过悠乐山,走到了花腰傣居住的地方。召迈糯章烘王子和婻给西就商量着,打算趁此机会,偷偷地返回勐仑坝子。他们收拾好各自的东西,相伴着沿南低顺水往下走。可没走多远,神象王就回来了。神象王一看自己的女儿不在了,就一边喊叫着,一边追了出来。很快神象王就追上了他俩。
   召迈糯章烘王子和婻给西都以为神象王会大发雷霆,狠心地踩死召迈糯章烘王子,所以,在慌慌张张之际,他俩迅速爬上了一块巨大的白石头。可出人意料的是,神象王并不象往日那样凶恶狂暴,而是平心静气地对他们说:“你们不必急着逃跑,你们的事我早就知道了。我已经活了五百多年了,马上就要转回去象冢了,你们下来吧!我有好东西要送给你们。” 召迈糯章烘王子和婻给西半信半疑地从大白石头上慢慢滑下来。神象王有气无力、有些哀伤地说:“我的这对象牙送给你们,这可是人世间最难得最神奇最珍贵的宝物,只要拥有它,你们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如果你们想要金银,只要把泥巴塞进这象牙洞里,再一倒出来,就会变成金银;如果你们想要勇士来帮助你们打仗,那只要把玛憨果(酸角,也叫酸荚或罗望子)的种子塞进象牙洞,再一倒出来,就会变成数目一样多的勇士来帮助你们打仗……”。神象王说完这些话,摇摇头,甩甩鼻子,褪下它那一对又大又粗的象牙,然后缓缓地卧倒在地,安然地闭上双眼就死了。召迈糯章烘王子和婻给西见此情景,不免一番伤心,尤其是婻给西,想起这些年来,神象王给予自己的种种恩泽,更是悲恸不已!后来,他们收好象牙,找来一大堆枯树干枝,燃起熊熊大火,将神象王遗体完全火化成灰。正是这场大火,当时燃烧得特别旺,浓烟滚滚,将那块巨大的白石头都熏成了黑漆漆的,所以直到今天,人们还可以在南低岸边看见这一块黑色的大石头。
   回到南低与南班河叉口处,召迈糯章烘王子和婻给西用曲古藤将两根象牙紧紧地拴在一起,象牙就变成了一只金船。他们将金船投入水中,然后双双登上金船,并肩携手,缓缓地漂向勐仑坝子。此时,风和日丽,天青水碧,南班河两岸风景如画,迤俪多姿,莽莽苍苍的森林慢慢地向后退去;修长轻柔的绿枝不时地垂点水面,五彩纷呈;异香袭人的无数野花夹岸盛开,好似热烈地欢迎英雄伴着美人载歌归来!


   可是啊!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快乐掉在哪里,灾厄就在哪里降落。那魔鬼又早已洞悉一切,妒嫉的烈焰似乎要烧毁了他的心脏。当金船漂到曼配附近时,在一处水流湍急的河段,魔鬼变成一朵娇艳欲滴、含苞欲放的粉红色荷花,不离不弃地跟在金船后面漂着。婻给西发现了这朵荷花,万分欣喜,顾不得说给召迈糯章烘王子,就急切地俯下身子去采摘。魔鬼突然狠劲地一拽,就把婻给西拖下水去了。召迈糯章烘王子见婻给西落水,急忙伸手去拉她,可是魔鬼狠心地将婻给西推向水底,自己却变成婻给西的模样,顺势登上了金船。
   魔鬼的偷梁换柱成功了,可召迈糯章烘王子却毫无知觉,仍然欢欢喜喜地带着魔鬼回了勐仑城子。娶公主应该问个清楚,买大象应该讨要象锄。召迈糯章烘王子啊!一时狂喜冲昏了头脑,一时得意糊涂了心智,错把乌鸦当凤凰,错把埋广(箭毒木)当埋嘎筛(龙血树)。
   魔鬼最害怕神象王的象牙,担心将来召迈糯章烘王子利用这法力超强的象牙打败自己。于是,魔鬼假意对王子说“尊贵的王子啊!让我来帮你把这金船好好地收藏起来吧!以免这宝贝丢失,或者被恶人偷去”。召迈糯章烘王子不知其中有诈,就放心地把金船交给了魔鬼。
   葫芦岛中部有一处最窄的地方,就好像葫芦的脖子一样,南北两侧都是南班河水,魔鬼就悄悄地将金船深埋在那里。
   直到好几百年以后,曾有一群打渔的傣族小伙子看到这只金船在南班河岸边突露出沙滩。他们就用很多绳子拴住金船,想把它拖出来带回家。可是,无论他们怎样用力,就是无法拖出这只金船,当时天空突然狂风呼啸,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来,这群傣族小伙子只好放弃了这只金船,落汤鸡似地逃跑回家去了。从那以后人们再也没有见过这只金船。所以,后来人们就把那个地方叫做丢拉赫,意思就是丢失金船的地方。

      五、王子再寻美,忠臣除魔鬼
   话说召迈糯章烘王子将假婻给西带回来后不几天,就感觉不对劲了:尽管眼前这婻给西与那个曾和自己朝夕相处过两年的婻给西虽然模样是完全相同的,可其举止粗俗,言行不雅,而且每天吵着要大量吃生肉,喝好酒,别的万事万物,一概不理会,简直判若两人。
    再说真正的婻给西,在水中苦苦挣扎好一番,才好不容易爬上岸,眼见金船漂远了,大声喊叫召迈糯章烘王子也不答应,她只好坐在一个洁白光滑、形如靠椅的石头上晒头发。她相信,宝石落水也决不会变成泥巴,召迈糯章烘王子一定还会回来,带自己回到勐仑城子。直到今天,当年婻给西坐着晒头发的那块石头仍然默默地斜倚在南班河岸,静静地回味着婻给西的故事。后来,傣家人就把这块石头叫做帕婻拦,意思就是公主坐过的石头。
   两个月过去了,婻给西一直在帕婻拦附近采野菜野果为生,耐心等待。召迈糯章烘王子却日渐烦躁不安,总是对自己亲自带回来的这个美人不满意。
   有一天,有位猎人发现了婻给西,就迅速回来报告了召迈糯章烘王子,说:“在家里的这位婻给西是假的,真正的婻给西还住在帕婻拦那里呢!”王子闻此言不禁大吃一惊,心急得像三月的荒坝着了大火,连忙对假婻给西说:“我在宫里呆得太久了,憋闷得慌,想出去打猎散散心”。说完,就带着大队人马火速奔向帕婻拦。那魔鬼只顾饮酒吃肉,不作更多理会。
   来得快的,失去也快,轻易得来的爱情,人们总是不会珍惜,历尽劫难找回来的爱人,才会倍觉珍贵。召迈糯章烘王子和婻给西重逢,抱头痛哭,互道别情。
   在帕婻拦小住几日后,召迈糯章烘王子想带着婻给西一同回家,可婻给西却不愿意,她说:“还有魔鬼在家,我就坚决不回家”。这时,王子身边最忠诚的武官召龙纳花说:“我有办法铲除魔鬼,我年轻时,曾在山里修行,我的师父帕拉西曾经告诉我,魔鬼左边第三根肋骨缝隙处,就是他的要害部位,如果用象牙做刀把的宝刀刺进去,就一定能够杀死魔鬼”。召迈糯章烘王子听召龙纳花这么一说,连忙高兴地将随身配刀摘下来交给召龙纳花,命他速速回去,消灭魔鬼。
   召龙纳花得令,怀藏宝刀,立刻赶回了勐仑城子。召龙纳花回来后,就对魔鬼说:“我家王子此次出猎,一切顺利,打得好多麂子、马鹿和老熊,今晚就可以回来了,请你马上就去南班河边洗澡,准备迎接我家王子”。魔鬼不知是计,得知又能够吃上好多鲜美的野兽生肉,心生欢喜,很快就召集一大群侍女,带着许多衣物,前往南班河岸,准备洗澡。
   召龙纳花怀藏宝刀,混在侍女群中,一同前往。刚到南班河边,魔鬼就迫不及待地脱下衣服,召龙纳花握刀在手,看准魔鬼左边第三根肋骨缝隙处,猛地窜出人群,狠狠地将宝刀完全刺入魔鬼身体,正中要害,魔鬼倒地,挣扎了几下,很快就死了。召龙纳花这才向早已吓得惊慌失措、目瞪口呆的侍女们道出原委,并将魔鬼切成几大块,全部抛入南班河中。随后,召龙纳花派人火速赶往帕婻拦,将除灭魔鬼的情况报告给召迈糯章烘王子。
   话说魔鬼的骨头被河水冲到了丢拉赫上面一点点,变成了大片突出水面、排列有序的大石头,直到今天,人们还可以看到它,傣家人管它叫哈糯,就是骨头的意思。魔鬼的头发被河水冲到丢拉赫下面一点点,变成了一大片隐在水下,形状好像一层层台阶的石头,直到今天,人们也还可以看到它,尤其是在枯水季节,南班河水退下去,这些石头就会暴露出来,傣家人管它叫哈帕掂,就是头发的意思。
 
    六、名成香发公主婻捧欢
    召迈糯章烘王子得知召龙纳花除灭魔鬼的喜讯,即刻带领大队人马,簇拥着婻给西,欢天喜地地返回了勐仑城子。
   重回勐仑的婻给西,历经象国供养,历尽魔障劫难,更是今非昔比,她的美貌举世无双,天仙难当;她那芳香四溢的秀美长发,人间从来没有过,以后也不会再有。重回勐仑的婻给西,轰动了整个勐仑坝子,种田的忘记了犁耙,打渔的忘记了渔网,织布的忘记了梭子,打柴的忘记了柴刀,栽秧的忘记了谷箩,骑马的忘记了缰绳,养象的忘记了象锄,连做饭的也忘记了米筛……白天,人人争着去看婻给西,夜晚,婻给西充满了每个人的梦。
   勐仑召勐(首领)一见到婻给西,也不禁为她的美貌芬芳所折服,深为陶醉。召勐当天就召集全勐所有官员和老百姓,当众宣布加封婻给西为婻捧欢,即香发公主之意,并要求马上为召迈糯章烘王子和婻捧欢举办一场勐仑有史以来最隆重而盛大的婚礼。
   在这场婚礼中,勐巴拉娜西(西双版纳的古称)的召片领(大王)不仅亲自前来为召迈糯章烘王子和婻捧欢树宽(拴线)祝福,还为他们带来一头雄伟的白象,勐巴拉娜西的祜巴勐(级别很高的佛爷。僧侣的上下等级很多,最高级的僧侣是“至尊佛主”,由当地的最高首领“召庄领”兼任。以下的等级为“祜巴”、“大佛爷”、“小佛爷”、“大和尚”、“小和尚”等等,共有9级之多。)也亲自前来为他们念经祈福,全勐仑的官员和老百姓,上至召勐,下至洪海,无不欣喜若狂,欢呼雀跃,敲起光兵(傣族乐器,象脚鼓),打起广刮(傣族乐器,铓),欢歌载舞,狂欢了九天九夜,不知畅饮了多少美酒,不知品味了多少美食,全勐的章哈(傣族民间歌手)都唱哑了嗓子,全勐的卜少(漂亮的傣族少女)都跳累了身子,召迈糯章烘王子和婻捧欢沐浴熏香,穿上最华贵最艳丽的王族服饰,并排乘坐着白象,巡游全勐三天三夜,接受着人们泼洒来的祝福的清泉水和白米花。
    婚后,召迈糯章烘王子和婻捧欢就甜甜蜜蜜,快快乐乐地生活在勐仑城子。


 
   七、战争只为争美
    欢乐的时光啊,总是让人觉得太短暂,美好的幸福啊,难免与灾祸相伴。
   婚后,召迈糯章烘王子命召龙纳花在城子脚下的南班河边搭起一长排竹台,专供婻捧欢每天洗头发,晒头发之用。
   南班河往东南方向流去,穿过几十公里的崇山峻岭之后,汇入了大江南咪兰掌(傣语,澜沧江)。
   婻捧欢就每天去南班河边洗头发,晒头发,那奇异的发香不仅熏醉了整个勐仑坝子,传遍了整个勐巴拉娜西,也飘散到了分布在下游南咪兰掌沿岸的一百零一个勐,远远胜过了婻金欢版戛(傣族神话传说中的一位公主,非常美丽,全身芳香),千里之外的人们不仅可以闻到她的香味,而且久闻她的美丽。
   那一百零一个勐的王子都深深地为婻捧欢而沉迷陶醉,谁都心急如焚,昼夜无眠,急不可待地想得到婻捧欢。
    为了争夺婻捧欢,一场旷日持久、浩荡惨烈的战争在勐仑坝子拉开了序幕。
   翻开傣族最经典的历史书籍《囊丝本勐泐》看看,从古到今,傣族有多少战争都是为了争夺土地、水源、金银财宝、战象骏马,唯独只有这一次战争,仅仅只是为了争夺一位美人。
   两象争斗,路边小草也遭殃,两勐相争,老百姓都要逃难,更何况上百个勐的战争呢?那一百零一个勐的王子都带着自己的精兵强将,大队人马前来勐仑,为抢夺婻捧欢,互相展开撕杀。一时之间,整个勐仑坝子战火连天,烽烟滚滚,流箭如雨,刀枪乱飞,百万战马踏遍了勐仑坝子,百万战象踩碎了勐仑坝子,百万将士战死在勐仑坝子,人畜尸横遍野,路途为之堵塞;人畜鲜血乱流,南班河水殷红,数年不清。
   再说勐仑,面对大兵犯境,兵荒马乱,为了保住婻捧欢,召迈糯章烘王子尽力组织军队抵抗,凡是能拿武器的男子都应征入伍参战,凡是能走路的女子都参加了运送武器和粮食的队伍。为了保住婻捧欢,召迈糯章烘王子命人将婻捧欢和她的侍从送到城子后面的一座大石灰山上,藏在一个又大又深的石灰洞里,并安排人每天送去足够的食物和水,供她们吃喝。洞里与外界的联系只有一根系着铜铃铛的蔑绳,婻捧欢她们需要什么,只要拉动这根蔑绳,摇响铃铛,就会有人前来应答。直到今天,傣家人还把这座石灰山叫作广婻攀简,意思就是公主住过山洞的大山。
   可是,面对一百零一个勐的庞大军队,整个勐仑的力量犹如杯水车薪,沧海一粟。历来美丽宁静的勐仑坝子,不再如从前一样的美好,而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十个寨子空了九个寨子,十户人家空了九户人家,十片田地撂荒了九片田地,千只鹭鸶之地也烂成一片稀泥滩,一只鹭鸶也不愿意再飞来歇脚,几百株古老的埋妞大树,也烧得只剩下三五株了,黑乎乎的,光秃秃的,形影相吊,可怜无比。
   为了平息战火,挽救苍生,召迈糯章烘王子采纳了召龙纳花的建议,在曼俄村挑选了一个与婻捧欢长得很相似的姑娘,用香水淋浴浸泡之后,交给了那一百零一个勐的王子。
   那些王子得到了假的婻捧欢,不知是假,兴奋异常,却争吵不休——不知这个假的婻捧欢该分给谁。后来,实在是没办法了,那一百零一个勐的王子狠心地将这个假的婻捧欢杀害,分成一百零一块,各自带着一块,忧郁地退兵而去。
   战争平息了,硝烟远去了,勐仑大地却满目疮痍,目不忍睹。河流还在悲哀哭泣,群山还呻吟叹息。直到今天,人们还可以看到当年战争的痕迹:在勐仑城子后面的白象山下,还清晰可见当年召迈糯章烘王子带兵修筑的战壕,长长地绵延数公里,宽约十多米,深约五六米;在葫芦岛南部边缘,有一条近似圆形的人工壕沟,至今人们还把它叫做王子地,这就是当年一位名叫召色勐笼的勐老王子带领三百名勇士前来修筑的,他们当时曾打算在此建勐,以便于长期争夺婻捧欢。
 
    八、遗言恨美
   战争繁乱之中,召迈糯章烘王子自己也疲于奔命,顾不上婻捧欢和全部侍从。战争结束后,召迈糯章烘王子即刻带着卫队前去广婻攀简寻找婻捧欢。进到洞中,这才发现,婻捧欢和全部侍从,都已死在洞底。原来,在战争非常时期,负责每天为婻捧欢和全部侍从送食物和水的人,已在战乱中牺牲,而那根与外界唯一联系的蔑绳早已被老鼠咬断。所以,婻捧欢和全部侍从都被活活地被饿死在山洞里。
    在洞里,召迈糯章烘王子还发现,婻捧欢留有一纸遗言,上面写道:“帕雅英(傣族神话传说中的天神之王)啊!女人的美丽,难道就是罪过啊!女人的美貌,难道就是祸水啊!我的美貌和香发,给整个勐仑带来了战祸,给无数百姓带来了灾难!帕雅英啊!我向你祈祷,从今以后,美丽的姑娘啊,不要再降生到勐仑来!勐仑的姑娘啊,再也不要长得美丽!帕雅英啊!如果你给了勐仑的姑娘漂亮的脸蛋,就不要再给她窈窕的身材!如果你给了勐仑的姑娘窈窕的身材,就不要再给她漂亮的脸蛋!”
   召迈糯章烘王子一行看罢此遗言,悲痛欲绝,无奈之下只得将婻捧欢和全部侍从的遗体运回城子后面的白象山,火化后就地掩埋。为了不让后人再来打扰她们的灵魂,召迈糯章烘王子一行对此也没有留下任何标识或痕迹。
 
   九、不是结尾的结尾
   在这场战争紧急之际,勐仑召勐气急交加,一病不起,不治而终。七尺长的鱼网还有个头,巴掌大的地方也有个主,勐仑坝子不能一日无召勐。战争之后,召迈糯章烘王子自然升任新的勐仑召勐。
   没有了心爱的妻子婻捧欢,就像所有的菜里都没有了盐,新的勐仑召勐顿感生活索然无味,百无聊赖,于是就一口气娶了七个王妃,可还是填补不了他内心的空白。
   好多年过后,新的勐仑召勐渐渐老去,可他还不想老,不想死,于是四处求找长生不死之药。经过多方努力,终于在一位民间术士高人手中求得了一种名叫芽补萝的仙药。
   根据高人指点,新的勐仑召勐对七个王妃和子女们说:“我要吃了仙药芽补萝,然后三年三个月三天三个小时不能见光,就会变成年轻的新人。”说完他就一口吞了芽补萝,躲进了一个大木头柜子里。
   可是,过了三年三个月三天,仅仅还差三个小时之际,七个王妃和子女们却等得很不耐烦了,也十分好奇,都纷纷议论说新的勐仑召勐一定是变成了年轻的新人啦,所以她们就匆匆忙忙地打开了个大木头柜子。这一打开,真令她们大吃一惊,后悔莫及!原来,新的勐仑召勐上半身已变成年轻英俊的新人,可下半身却还没有完全变完,只变成了一条长长的粗粗的、布满鳞片的蛇尾。新的勐仑召勐一看自己变成了半人半蛇的怪物,就十分害羞,他使劲一纵,跃起到半空,然后就深深地钻入了南班河的一处大湾潭水里。
   几天过后,七个王妃带着所有的子女,前去南班河的那个大湾潭边看望新的勐仑召勐。新的勐仑召勐突然用长长的蛇尾甩上岸来,圈住所有的王妃和子女,全部拖下水去了。接下来的许多年里,总有不少人在这个大湾潭被淹死,人们都传说是新的勐仑召勐和王妃的灵魂在召集奴仆。时至今日,傣家人还把这个大湾潭叫作汪帕,意思就是召勐离开的水很深的地方。这样,勐仑又没有召勐和继承人。召龙纳花毛遂自荐,加封自己为勐仑召勐,想要统治勐仑。可是,勐仑所有官员和老百姓都不服气,都不听他的指挥,因为他毕竟不是王族,没有王家血脉。所以,住在勐景永(景洪的古代名称)的召片领后来就派了一个王子前来担任勐仑召勐,并带来好些奴仆。再后来,这些奴仆人口日渐增多,就发展形成了好几个寨子。直到今天,勐仑的曼勒、曼打鸠等村寨里,许多傣家人如果谈论起家族历史来,都会说自己的祖先来自于勐景永。
 
   作者申明:此文由本人根据勐仑地区民间口头流传的故事,经康郎洪(傣)、岩坎拉(傣)、岩罕仑(傣)等口述加工编写而成,文中所叙与真实历史并不相符,特此申明。
       

 作者简介:
黄建平,男,三级工程师,主要从事姜科植物的园林园艺工作。

Comments are closed.